西涧论坛

发表于 2013-5-9 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求琅委会公布醉翁亭“两大方案”——对琅委会回应的回应

      5
8号,琅琊山管委会终于对醉翁亭景区重修一事做出了回应。这是自426日《市场星报》、427日《安徽日报》报道《千年醉翁亭将“易容”重新修葺,修改不符合历史部分》之后,首次对该事件加以澄清。
      
       这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啊!

      首先,我个人对琅委会的回应表示欢迎。虽然这个回应来的有点晚,把关心醉翁亭、关心琅琊山的社会各界、滁州市民以及各大论坛网友煎熬得够呛,虽然这个回应以通稿的形式发出,没有回应大家所关心的细节问题。
     通观琅委会的回应,没有找到拆掉现在的醉翁亭、“恢复北宋风貌”一说。并且明确表示说:“对醉翁亭景区内有破损的古建筑进行保护性修缮,对文物进行保护,保持醉翁亭景区古建筑颜色、样式、体量等原貌都不变,使琅琊山风景区古文物、古建筑更加完好保存和利用”。这一提法很好,值得表扬。
      如果这个回应早几天刊出、上述承诺早几日公布。我想,也不会弄出这么大的风波,琅委会也不至于被弄的如此被动,所谓“不实报道”早就不攻自破了吧!

      但是,我看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琅委会回复说:“目前,正按照专家评审意见进行修改完善,待报省文物管理部门审查批准后,我们将严格按照《文物保护法》规定,坚持修旧如旧的原则,组织有古建筑修缮资质的施工单位……”原来琅管处一直处于自说自话的状态,省文物局都不知道你要搞这么大的工程?!你把醉翁亭当自家家具呢?今天五斗橱改鞋柜,明天就要把床板改成板凳了?
     我想借用一位网友的话说你几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你连省文物管理部门还是“待报”,谈不上“批准”了,更谈不上省级重点文物修缮需要省政府批准了!!!如此看来,你是在没有任何批复情况下,就将醉翁亭背面的“醉翁亭”金字招牌给非常非常粗暴地砸了(注意不是完整的取下来),如此看来,你真的犯法了!!!我曾经发帖怀疑琅琊山重建手续不全疑是犯法,现在真相大白。 http://bbs.chuzhou.cn/thread-219153-1-1.html  话说,沙孟海题写的“醉翁亭”牌匾是拿去维修了?

      我仍然对同济大学的两个方案:《醉翁亭地段及入口环境综合整治方案》和《醉翁亭景区保护设计方案》,尤其是后一方案表示极大的不信任。管委会所称“方案已通过了国内知名专家团队评审”,不知国内知名专家团队为何许人也?可否公布名单?
     不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对于我们滁州这种“小地方”的设计方案,恐怕也是专家、教授挂名,底下的弟子在做方案吧?方案的神秘面纱没有揭开之前,我对于该方案尤其是最重要的文物保护方案,是存在极大的疑问的。
     这已经不是梁思成、林徽因的时代了。做建筑设计的先生们普遍缺乏人文素养,这是不争的事实。如梁思成的女弟子、工程院院士,设计佳作迭出的张锦秋先生也曾按照某些领导的意见、设计出大唐芙蓉园,这种标榜盛唐文化,实则巨雷无比的现代化公园。即便是具备较高的人文素养,对于滁州、琅琊山、醉翁亭的历史、文物、人文精神又了解多少?就算是有心了解,以便做出合乎本地实际情况的设计方案来,这些文献资料、人文背景知识,大致也是琅委会提供的吧?当然了,琅委会能提供些什么资料,传递什么精神,这是要打一个大问号的。要不然,清末重修醉翁亭的薛时雨怎么就变成了曾国藩呢?
     所以广大网友及我本人,请求琅委会公布这两个方案。这个问题已经有网友提出来了,http://bbs.chuzhou.cn/thread-219121-1-1.html
     我上一帖子也已经说了,现在再提一次。这不是什么秘密,理应公布出来,让大家多提意见、建议。管委会也承诺说“我们适时将邀请市人大、市政协和社会各界的专业人士以及热心网民等进行座谈交流,加强沟通了解。欢迎您和社会各界对我们的工作进行监督”。但愿这个“适时”不是在你们的“方案”都确定下来之后,弄得大家措手不及,叫大家去给你们拍巴掌、说好话的。
       我在这里跪求方案了~ORZ~ORZ~
      

     好!意见说完了。我说一点私事。我是生于滁、长于滁的滁州人,琅琊山、醉翁亭、琅琊寺对我们滁州人的影响太大了!《醉翁亭记》不只是一篇好文章,还代表着一种人文气质、一种精神传承。醉翁亭不单单是一个亭子,更是滁州人文精神的物质载体。欧阳修乐在山水、与民同乐的思想,明代南京太仆寺及滁州官员、名士追慕前贤,修复、保护醉翁亭的事迹以及他们的不朽英灵,都贯注在醉翁亭里的建筑、石刻、植物、水系之间。任何的改动、任何的维修都是事关重大的。
      
      我在考察、抄录、校对、整理、考释琅琊山,尤其是醉翁亭景区内的摩崖石刻及碑刻的过程中,深刻地体会到,醉翁亭是一个亭子,也不只一个亭子,自北宋欧阳修之后,醉翁亭几经毁坏,又几经修复,没有这些先贤的努力,不可能有醉翁亭的今天。尤其是清末的薛时雨,几经募集资金,历时十余年才将醉翁亭重建起来,其中的辛苦艰难,不是我们这个钢筋水泥的时代能体会的。倍加珍惜、爱护古人留给我们的物质财富、精神财富,并能发扬光大,才能带来旅游客流、带来财富倍增。一味索取,不尊重历史、不尊重文化,是绝不可能引来追慕者的。
      
     不是老我拿马鞍山的太白楼说事,同样是毁于太平天国战火,同样是清末重建的,同样是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为什么人家就能进入国保单位,我们滁州醉翁亭就不能呢?全国至少有六处太白楼,而醉翁亭却只有一个!虽然说,国保单位评选并非无懈可击,但琅委会等部门没把基础工作做好、做到位,没有挖掘醉翁亭的人文内涵,应该是没有什么疑问的吧!琅委会等有关部门是不是真应该去取取经,学习学习兄弟地市的先进经验?而不是在历史问题上错漏百出,笑掉大牙,推出同济大学的设计方案,自以为是。
      
     自从2011年我为了保住广惠桥、三元桥发帖之后,各位网友对我关爱有加,称我是专家、权威,我真是愧不敢当。我觉得我对滁州历史文化的了解还有很多不足,还有很多资料没有看全(如北京国家图书馆收藏的,明弘治年间,滁州知州曾显编著的《醉翁亭集》,专门收录醉翁亭碑刻的);很多资料看过、但没有办法复制收集(如南京图书馆收藏的,明崇祯时,南京太仆寺卿李觉斯编的《南滁会景编》);甚至还有很多资料没有看到(如传说现存日本的、同样是曾显纂修的《弘治滁阳志》;另有40年代末,美国社会学家在滁县做的社会调查报告书,民国时期,滁州出版发行的报刊杂志等等)。还有某些私人手中收藏的墓志铭、碑刻文献。
      我阅读这些文献资料,固然是因为自己的学术专长,但从专业研究角度说,没有必要倾注这么多的心血来研读某个地方的文献。我这么做只有一个原因,因为我是滁州人,我没有理由不去收集乡邦文献、没有理由不去研究历经千年的滁州历史文化。这是一项艰苦的工作,也是一项光荣的使命。我在撰写《琅琊山石刻》的时候,就深切的感受到,不把这么珍贵的文物古迹、这么优秀的文化资源、这么幽美的佳山秀水,推介出去,实在是我们滁州的失职!我的努力没有白费,至少在需要追溯广惠桥、三元桥、醉翁亭历史的时候发挥了作用,各位网友的谬赞、最终方案的更改与公开,就是对我的最高奖励!

      2012
年,“保桥成功”之后,我妈就跟我说:“你看看!很多关键问题就是领导一句话,这个讲能搞,那个讲不能搞,换个人说法就变了。你下这么大劲,他们后来哪个找过你,感谢过你,找你论证去了?该搞的还是要搞。你讲得对,他们就不搞了?以后遇到这样的事,你少管!吃力不讨好。”我只好说:晓得晓得。但实际上,我不能不说,我不把自己了解的情况说出来,对不起大家、对不起滁州,也对不起把我当“专家”、“权威”的朋友们!这是没有什么可商量余地的。今后也是一样,只要遇到这些问题,我仍然是当仁不让,不吐不快!

       再次谢谢各位朋友对我的关心、爱护!

       再次请求琅琊山管理委员会公布同济大学两个方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9 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拆迁真古迹建造假古迹 治GDP不如先治"愚"

         http://www.ahage.net/html/shiping/27512.html

时间:2013-03-01 08:59来源:人民网 作者:人民网 点击: 232 次

     不断有“拆真古董造假古董”的消息传来,从北京到江西,从山西到湖南,俯拾皆是。听多了,就不免纳闷:这厢,专家领导一个劲儿地呼吁“手下留情”;那厢,当地政府一个劲儿地追求“重塑辉煌”。对真知灼见,他们为何总是选择视若无睹、听若无闻?

     在北美、欧洲、日本,笔者所看到的那些各具风情的小镇,无一不保存着纯真的历史姿容。正是这些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乡镇,却成为很多国际聚会的首选场地,见证着世界风云的际会。相比之下,我们却总喜欢把悠远历史中形成的千姿万态,变成千城一面。著名作家与民俗学家冯骥才说得对,这是一个文化悲剧,“把这样的东西交给后代,后代只能说我们这一代无知,我们这一代人没文化。”

     早在上世纪30年代,国际建筑协会通过的《雅典宪章》中就明确指出:“以艺术审美的借口,在历史地区内采用过去的建筑风格建造新建筑是灾难性的做法,无论以何种形式延续或引导传统风貌都是无法容忍的。”这个道理,早已不只是行业通则,而是全世界的共识。其实,我们国内的文物保护法规与国际宪章是完全一致的,其基本原则都是要遵守文化遗产保护的原真性和完整性。文物古迹、历史建筑首先应该是真的,而不是仿建的、新建的;文物古迹的周边环境应该是与文物古迹有关联的一个整体。拆除真古迹兴建仿古建筑,或是对消失多年的古迹简单臆想重建,或是对文物古迹、历史建筑周边环境彻底改造的做法,都是“灾难性的做法”,是违背遗产保护原则的破坏行为。
     
     何以会有这种情况出现?对此,冯骥才的分析是,“很好的事情落到不良的政绩观里一定会变味。”为官一任,时间有限,如何积累政治资本,以利升迁,这是很多地方官员首要考量的问题。以此出发,他们难以顾及“以人为先”,而是掂量“以政为先”。拉动GDP,创造看得见的风光,成为大部分官员的优先选择。在这压倒一切的强烈动机下,千年传承、百年经典,都不如当下辉煌来的重要。
   
     这就是有些地方官员的可笑价值观。问题是,当愚昧成为通例,当可笑成为时尚,全社会遏制蠢举的力量总是显得势单力薄。“治愚”,已然成为当务之急。应该开展一场全民“扫盲治愚”的思想风暴,向“新古迹”或者“新文物”说再见。真文物没了,文化传承也就断裂了。不能以“发展文化产业”为借口继续拆真造假了,当没有文化含量的文化产业堕落成文化闹剧,咱们就将成为文化罪人——此言并非危言耸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9 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布就公布这有啥?
焦急地等待琅管委的新闻通气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9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恕自我冒昧将此贴复制到网络发言人》琅管委版块。楼主热爱故土的拳拳之心令人感动,专业素养使人敬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9 14: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呼吁尽快公布,早公开主动,迟公开更被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9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很纳闷,怎么醉翁亭没办法成国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9 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狼管原来一直自说自话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9 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公布方案,让俺们擦亮眼睛监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9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总觉得他们这是在搪塞网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9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一长,关注一淡,还不晓得他们会怎么折腾呢,看出来了,这个部门就是个不负责任的部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