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涧论坛

发表于 2017-3-7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称谓”古今谈
               周 元 桂
在我国,“称谓”一词一直氤氲着封建意识色彩。时至今日,色彩依旧。盖因称谓旧习冰封千年,陋习弥坚,因循守旧之势一时难破。
   在中国人的心目中,“称谓”是举足轻重的,因为孔子于2000多年前就有为政先正名的教导,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封建社会人与人之间等级森严,对不同身份的人之称谓也须“等”而对应。如果称谓不能显示身份,何以分上下、分尊卑、明良贱?古时,百姓见到官要称“大人”,且要自称“小人”。文人笔下对当官的如何称谓很有讲究!不仅称官衔,而且还要懂得称呼的潜规则,旨在能称呼得对方很开心。因为古代官员把有官职看成是光宗耀祖的事情,官位越高,祖宗头上的光圈越大,在自己脸上投射的光晕亮度也越大。对此,文人墨客、史官们都心领神会,谙悉于心。比如,唐朝诗人韦应物,任过滁州、苏州等几个州的一把手(刺史),因苏州最大,便称他“韦苏州”;同样,当过柳州刺史的柳宗元被称为“柳柳州”,当过太子宾客的刘禹锡被称作“刘宾客”。如此习俗,要以唐朝最盛行。当然也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如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曾任过多个军政职务,但以右将军一职最大,而被称作“王右军”;北宋包拯(包公),因任过龙图阁大学士而被称作“包龙图”。
   时过俗迁,有些官衔到了后世就演化为非官衔称谓。例如,唐代所说的“官人”,乃专指品级以上做官的人,而到了宋、明时,社会上的手艺人、生意人、有一技之长的工匠,都可称为“官人”,在旧小说中,妻子称丈夫也为“官人”。民间对有头面者还称其为“大官人”,如《水浒传》和《金瓶梅》中那个开生药铺的西门庆,就被称作“西门大官人”;“相公”之称在汉朝时是封公拜相者的称谓,“员外”之称起自初唐,本是编外实职官衔,相当于如今的局、处级领导干部。但到了宋、明时,这两种称谓都失去原义而泛滥成民间流行称谓——“相公”到处有,员外比比是。《水浒传》中祝家庄庄主就被称作祝员外,旧小说把大户人家的户主也称作“×员外”。明朝冯梦龙的名著“三言”中的“相公”“员外”屡见不鲜。
   如今,人们对官员的称呼同样很有讲究,其潜规则是,逢“长”应恭呼“×长”,一身多职者,应叫大不叫小,有党政兼职(平级)者,应叫其党内职衔……总之,要使被称呼者有显尊处优之快感,否则可能遭到对方冷遇甚至怒容相向。长期形成的称谓之潜规则使人们习惯成自然,即使是已退休的官员,人们还对其称呼依旧。好像这是一种终身荣耀,从而形成了,职务终身制虽已废除,称谓却在人们口头上形成了终身制。此乃官本位、官优越之封建意识在作祟。反之,朱德六十岁诞辰时,董必武有祝寿诗句对朱老总赞之曰:“乐为公仆耻为官”。相比之下,前者当愧不胜愧也!
   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指出:“要规范和纯洁党内同志交往,领导干部对党员不能颐指气使(笔者曰,对党外群众更应谦逊平等以待),党员对领导干部不能阿谀奉承。”此规定为我们涵养清风正气,构建清爽的同志关系,净化政治生态,提供了遵循玉律,有着返璞归真式正位意义。“同志”的内涵逻辑是:同德则同心,同心则同志。纯洁的同志关系源于共同的信仰和崇高的理想。此乃共产党人灵魂中的钙。少数党员干部因缺此钙而骨软形变,把正常的同志关系异化为拉拉扯扯、吹吹拍拍、团团伙伙、帮帮派派等庸俗化关系。这类人最不乐意以同志互称,他们之间,竟凝结出“老板”“头儿”“×座”“老大”等有着浓烈江湖气和庸俗心声的称谓。此类自我高明者们,若不警醒轨正,则其德其心其修养,必将离“同志”越来越远,甚至与大写的“人”背道而驰。
    作者住址:安徽来安县三中    电话:1309332136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8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3.8滁州日报3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