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涧论坛

发表于 2017-3-27 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方湘 于 2017-3-27 10:14 编辑

从山东“刀刺辱母者案”持续发酵,
看滁州政法工作“双提升”的重要性

       连日来,山东“刀刺辱母者案”牵扯着每一个中国人的痛感神经,聚焦着每一个中国人的法治目光,共鸣着每一个中国人的安全移情。
       上亿条评论,刷屏,刷屏,刷屏!
       一边倒舆情,重叠,重叠,重叠!
       代入感不安,引爆,引爆,引爆!
       《人民日报》发出了深层思考声音:《法律如何回应伦理困局》,指出:母亲被索债者当面凌辱,儿子情急之下刺死一人——最简单的描述,凸显的是此案引来舆论哗然的原因:当一个人或其近亲正在遭受难以忍受的凌辱时,奋起反抗造成一定后果,司法应该如何认定这一行为?
       《新华每日电讯》发出了集中思考声音:《“刀刺辱母者案”评论上亿条,请珍惜民意对法治的“助推”》,称,“刀刺辱母者案”甫一曝出,立马引爆了舆论,全网上亿条评论刷爆这个春日的周末。“刀刺辱母者案”引发的讨论是海量的,这些井喷的讨论承载着厚重的舆论监督诉求,也该成为兑现法治正义的“助攻”。并指出:“刀刺辱母者案”的舆情热度,依旧是“高烧不退”。卷入讨论的,不只吃瓜群众,还有很多媒体和专业人士。
       应该说,讨论是全方位的,但最激情的部分,还是针对法院的一审判决。都说“法律不可远离‘看得见的人情’”,而那些公共发声,正是法律的庭院外看得见的人情民意。      
       但是,笔者更多的思考是:法律究竟应该如何保护每一个人的生命和尊严,从而让这个社会的每一个人都有安全感,只有在人免于恐惧之下,我们才能谈法律之下的公平和正义!
       因此,笔者更关注这样一个细节:“警察到现场后,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于欢看到警察要走,试图站起来唤回警察,被催债的壮汉拦住。混乱中,于欢从桌子上摸到一把水果刀乱捅,致使杜志浩等四名催债人员受伤。警察再次到达现场,带走了于欢。”
       按照常理,警察出警,理应详细询问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并分析其发展情势,把双方带到公安局或者派出所协调,至少也要在现场给予充分调解。否则,施暴方必将更加肆无忌惮,而正在受辱的一方必将面临更加危险的境地!如果这个细节是真实的,那么,我们不得不问:当于欢和他的母亲受到奇耻大辱时,警察不闻不问无动于衷;当于欢捅人了,立即被警察带走,这不是“选择性执法”吗?对于欢一家是不是很冷血?
       中国有一个悲壮成语叫做“逼上梁山”,外国有一个喜剧小说叫做“警察与赞美诗”。
       宋朝时候,同在山东的聊城有一个英雄叫武松,当他的哥哥被一个放高利贷的商人西门庆害死,县里不仅不破案,还发生了“放高利贷的‘使心腹人来县里许官吏银两’”的故事,在“报警无用”的情况下,武松向恶人动了刀子,完成了一个普通人对家人的最后维护,然后去自首。结果是,县、府两级考虑实际情况,“一心要周全他”,不仅没判死刑,无期徒刑也没判,“脊杖四十,刺配二千里外”。倒是给高利贷商人西门庆牵线搭桥的王婆,最后“带去东平府市心里,吃了一剐”。
       还是宋朝时候,浙江绍兴也发生了一件“刀刺辱母者案”。当朝状元王佐和刚任命乌江县县尉还没履职的弟弟王公衮,他们刚下葬的母亲被人掘墓抛尸,在当时,这也是最严重的“辱母案”,按当时法律,“诸发冢者,加役流;已开棺椁者,绞。”但是,绍兴府破不了案。不在管辖地的乌江县县尉王公衮,只得亲自破案擒凶,交给绍兴“法庭”,却只判决“杖之而已”!忍无可忍的王公衮自己动了刀子后自首。事情闹大了,状元兄长王佐也脱不了干系。为此,中书舍人张孝祥发表了一番立意深刻的演说,阐明国家立法与司法的基本精神。他的这番意见,值得今日的法官细细体会。他说,王公衮之所以最后杀了辱母者,是因为法律没有替他受辱的母亲讨回公道。看着掘墓戮尸的贼人逍遥于法外,请问如何告慰受辱的母亲地下之灵?为人子者又如何心安于人世间?因此,王公衮杀辱母者,合乎自然正义,也不违背国家立法的精神。王公衮刺死辱母者,应判无罪;更不应该追究王佐之罪;依法追究绍兴府法院司法官员“故纵失刑”的法律责任。结果是,朝廷采纳了这个意见。
       由此可见,法律的意义在于必须保护每一个寻求法律保护的公民的生命和尊严,否则,社会秩序和社会情绪必然发生紊乱和不安。当前,咱滁州政法系统始终在开展以“一提升”(政法队伍素质提升)带动“双提升”(人民群众安全感、对政法队伍满意度的提升)活动。在市委政府和市政法委的高度重视和精心下,取得了显著成效。据了解,笔者所在的派出所管辖范围内,今年以来各类案件发生率下降了50%左右,特别是,所有小区和厂区,没有发生一起盗窃案件,没有发生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件,也没有发生非访和越级上访案件,市民和企业的满意度大大提升!至少说明公安部门的工作是相对到位的。
       当然,政法队伍素质提升,永远在路上。从山东“刀刺辱母者案”来看,滁州开展的“双提升”活动,是十分必要的,十分及时的,也是十分重要的,十分紧迫的。希望滁州的政法队伍建设,取得更加卓越的成效,保障滁州大发展的良好局面,保护滁州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长期安全,并为全国提供可复制推广的经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7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周末的一层阴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7 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源头控制 未雨绸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8 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都应该以此案为契机自上而下进行行风整治,一定要对得起“人民”二字!如果警匪一家,那还有人民的天下吗?匪如此猖獗说明了什么?!如果检察官、法官不能依法司法,那还能依法治国吗?法律的威严还有吗?!此案一出引起强烈社会反响,百姓呼唤法治!司法机关、司法人员、人民警察你们能法治吗?社会主义法制的基本要求: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聊城警察: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8 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警察既然出警了,在第一时间就没有认真履行职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9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是警察就是这样,趋炎附势!他们出现场就是要有严重后果的现场!就不知道把事件的风险降低。很大程度的推动了事件的发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30 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秦栏 发表于 2017-3-29 08:20
现在是警察就是这样,趋炎附势!他们出现场就是要有严重后果的现场!就不知道把事件的风险降低。很大程度的 ...

聊城的警察,一个字“怂”!或警匪一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