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涧论坛

查看: 712|回复: 2

[原创] 拾龙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31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杜永生 于 2017-3-31 14:50 编辑

                                                             拾龙虾
  
                                 【文∕杜永生】
  
  又到了吃龙虾的季节,不论是城里的大饭店还是乡村的农家乐,龙虾都是宴请者必点大菜。每斤几十元的价格令人咂舌,也确实诱人食欲。看着桌子上,各自餐具里成堆的虾壳,不禁感慨,曾经少有人问津的龙虾,现今却成了餐桌上的香饽饽。寂静的夜晚,多年前拾龙虾的场景历历在目,拳拳在念。
  
  每天,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一帮小伙伴便急匆匆地准备好手电筒、量桶子,穿上大人们的胶靴,喜滋滋、劲杲杲地奔赴田野。经过了小石桥,便各自分散开来,沿着沟渠、水田开始着拾龙虾的行动。那个时候龙虾真多,一到晚上,它们就像被安排好了一样,统一出来觅食,遍布在油菜、小麦地上的沟沟墒墒。此时,油菜花开正盛,盈盈的花香铺天盖地,让人沉醉。尽管置身于夜色中,我们拾龙虾的心情也如盛开着的花儿一样灿烂、惬意。
  
  田野上到处都是手电筒密集的亮光,或远或近,或明或暗,或静或动,几乎都是与我们年龄相仿的,很少有大人参加。我们打着沙亮的电筒,沿着田沟仔细找寻着,一条田沟里有时就能拾上好几斤,等到你再折身返回时,依然还会有收获。我们不必跑多少地方,也不需要多少时间就可以把量桶子装的满满当当。记得那时红爪子大龙虾最多的地方就在一大片坟地下沿的农田里,这里很少有人光顾,虽然我们之中有的胆量在同伴中引为自豪,但还是选择在有明亮的月色里。我们会在小石桥上集合或歇脚,比对着每人的收获,谈论着各自的体会,交流着拾虾的经验,那厚重的胶靴上粘满着泥巴,黄灿灿的油菜花粉点缀在衣服上,满身尽是被浸染着的花香。
  
  当时我使用的是经过父亲精心打造的可装四节“大象”牌电池的手电筒,那强烈、刷白地光柱如同探照灯一般集束而刺眼,这样大功率的电筒也引得伙伴们好生艳羡。那时农作物很少使用化肥农药,所有的池塘、渠道的水清澈如许,一阵风来便泛起了轻盈的涟漪。手电筒的亮光可以穿透到水底,突兀的光亮照在那些游弋着的鱼儿的身上,并没使它们惊慌,它们依旧悠哉游哉着。在浅水的地方,错乱交织的水草里还会隐遁着黄鳝、鲫鱼,虽然黄鳝的体色与软润的水草接近,隐藏巧妙,可还是难逃我们的眼睛,捉住这些圆滑的家伙非得一次性成功,否则被它们逃遁了,那才叫捶胸顿足,后悔不迭。
  
  那个时候,一晚上拾上十多斤的龙虾很简单,回来后还要挑拣分类,大的拿上街卖,被收买者贩运到桥北的农贸市场,小的就是喂鸭,虽然当时的价格每斤只有一毛多钱,但我们总也兴味盎然、乐此不疲,因为不仅有了自己劳作的体验与收获,同时也有了积蓄,一个时节下来,也能积攒有四、五十元。要是逢下雨天,那龙虾就更多了,也不分白天黑夜了,只要往田沟里转转就能拾上好大几斤。
  
  重回拾龙虾的日子就在当即。我也深知重复着这样的劳作收获不大,甚至两手空空,因为,所有的田沟墒垄里,除了龙虾的个数稀少,就是大范围的水田抛荒。禁不住叹慨:盛昔不再有,只因印痕深;姑且重拾虾,蹒跚失落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31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年第九篇散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1 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盛昔不再有······蹒跚失落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