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涧论坛

发表于 2018-1-13 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调整菱溪石位置的建议
   2017.2.18发帖《关于调整琅琊山亇别景物位置的建议》指出:
“一亇好的景观,组成该景观的诸多元素应和谐一致,相辅相成——“和谐原则”。诸多元素主要包括:1.环境—景区主题、主格调;2. 内涵— 气质;3.观赏性等
本人不自量力,按以上元素,对琅琊山的景物发点谬论:
1.……
2.菱溪石:菱溪石呈现的是野性美,其亿万年以来,受日月之精华;风雨之洗礼;雪霜之磨练;雷电之呼唤。才“修炼”成如此野性美。如今建华亭以藏之,实则是囚笼(见图片)!这使人联想到孙猴子压在五行山下的惨状!且菱溪石放置在醉翁亭景区,环境—主格调、主题概念不和谐。
建议:菱溪石移到《野芳园》景区—《晨曦堂》前居中露天放置。《晨曦堂》小院原来狭窄了点,现改造扩大,更理想了!想象到:菱溪石到此恢复了青春活力,就象解放出来的孙猴子!”
2017-3-7 琅琊山管委会答复:
1.……
2、你建议将菱溪石移至野芳园,我们认为不妥。该石传承脉络清晰,从宋代被欧阳修移至丰乐亭,清代被移至醉翁亭,文献记载清楚,因此我们不同意再将此石移至他处。”                                                                               本人认为:凡事应与时俱进,不可拘泥。
当年,本人一家三代住一间房。锅碗瓢盆、桌椅板凳、床帐被褥、统统在此――事出无奈!现在,夫妻二人住三室两厅一厨一卫,锅碗瓢盆安放厨房;桌椅板凳安放餐厅;床帐被褥安放卧室…..;如果现在将碗橱安放在卧室,则显然不和谐!?
主格调、内涵、气质和谐统一是审美观的要求。菱溪石呈现的是野性美,移至野芳园才能符合审美观的要求。
菱溪石“传承脉络清晰,文献记载清楚”,本人没有异议。但琅琊山的开发,现在已是“五室两厅一厨两卫”规模,都有文献记载?包括《野芳园》有没有文献记载?没有文献记载的大景区我们都建设错了?凡事不应落入“凡是”的窠臼,是不是?
且文献记载:《菱溪石》出世在菱溪,现在菱溪湖公园已建成,就应该物归原主。且文献记载:欧阳修将《菱溪石》放置在丰乐亭南侧,引泉水为石池。现在丰乐亭公园已重新开放,就应该尊重欧阳修的意志,物归原主。且文献记载,当年欧阳修没有建亭存放《菱溪石》,为什么?欧阳修非不能也,是不为也。欧阳修知石、懂石――《菱溪石》放置露天是遂其野性、养其生气。所以他没有干蠢事。其后历代也没有干蠢事。
管理者当然有合理的解释:“保护古物,免遭风化”。这其实是杞人忧天!《菱溪石》诞生于前震旦纪,距今已30亿年!漫长的地质岁月中,才风化成现在模样。人类历史较之地史,沧海之一粟耳。可以断言:地球毁灭,《菱溪石》都不会毁灭。他会飞向天苑;如果有缘,人类可以在新的星球再见《菱溪石》。
据说有时候,《菱溪石》会“七窍生烟”。这从物理学角度不难理解:《菱溪石》放置露天,有阳光雨露,水气蒸发时从孔中冒出――是野趣、是生气。放置亭内,则死寂矣,何来生趣?
再者,现琅琊山大门,已经南移,经改造后,游客进门首先看到的就是《晨曦堂》。《菱溪石》移到《晨曦堂》前小池中央露天放置。和欧阳修的构思基本符合。《菱溪石》南临醉翁溪,北倚《晨曦堂》,立显琅琊山古朴野趣,不亦说乎?且《菱溪石》立于小池中央,可以有效保护,免遭人为破坏。
其岸侧可以立碑以记之,此节可以这么写:“……主事宝之,建亭藏之。滁人说之:‘以亭囚之,扼其生气,夺其野性,与愿违也。’主事然之,移石野芳园,勒碑述其始末。”
如果因为《菱溪石》与欧阳修的渊源,一定要把《菱溪石》放置在醉翁亭景区,思路狭隘了点。现在,倡导民主、民意、民生。琅琊山是滁人的琅琊山,还是听听滁人的民意吧!本人以为:官不可官僚;民不可固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0:25
华亭以藏之,实则是囚笼(见图片)
琅琊山-3.jpg
支持 反对

发表于 2018-1-13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家乡人关心家乡事,支持一下热心的楼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4 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博采众家之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