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涧论坛

查看: 674|回复: 3

[原创] 最后的领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1 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后的领地
小城的发展日新月异,城市的规模在不知不觉中就向城郊延伸,原先的农村也逐渐城市化了。
我们站立的地方原来是郊区的一小片芦苇荡,每年芦花开时很是美丽。可现在由于城市发展需要,这里又新修了一条宽阔的柏油路,路面刚刚完工,路肩土还没培好,新鲜的泥土铺满路边,空气中散发着清新的泥土气息。
这条路的修建,使那里的道路成了一个“井”字形,原先那片芦苇荡只剩下窄窄的一长溜,不多的芦苇正在拔节生长,气势已大不如前。那些芦苇,还有几株低矮的柳树、杨树和皮树以及一些灌木丛都被压缩到“井”字的“口”中。“井”字的上面和左面正在热火朝天地盖楼,右面是交通要道,车水马龙。这样一来,使得“井口”里就有些冷寂了,倒是灌木丛中的那些野月季却兀自开得灿烂热烈。
看到那些鲜艳的月季花,我掏出手机,准备进去拍照。
就在这时,从我们的身后突然蹿出一黑一黄两条狗来,它们低着头,也不看我们,径直越过公路,朝灌木丛走去,看上去是轻车熟驾的样子。
我就停下脚步,看那两条狗。不知道它们到那里去干吗,难道它们也去赏花吗?
两条狗不紧不慢地朝灌木丛行进,照样低着头,不停地吸着鼻翼,好像是在搜寻什么。
突然,两声激越的鸟鸣遽然响起,划破长空,紧接着就看到有两只鹬鸟腾空飞起。这两声鸟叫太过尖利,一时把我们镇住了,被镇住了的还有那两条狗。两条狗抬起头,看到了怒气冲冲地两只鹬鸟,身子不由往后缩了缩。
两只鹬鸟鸣叫着,展开并不宽阔的双翼,不停地扑扇着,在两条狗头顶的低空盘旋,好像是在向狗发出警告。
两条狗稍微愣了一会神,却似乎并不在意鹬鸟的警告,又低下头继续朝灌木深处前进。这时我明白了,两条狗肯定发现了灌木和芦苇丛中的鹬鸟的鸟巢,它们到那里去的目的就是“打劫”。
看到步步紧逼的狗,鹬鸟愤怒了,叫声更加惨烈,毫不犹豫地对两条狗发动了攻击。鹬鸟伸出长长尖尖的爪子,俯冲而下,朝狗抓去。
两条狗也许没想到鹬鸟敢来真的,一时没反应过来,稍微撤退了几步,愣愣地看着鸟的攻击。
鹬鸟不依不饶,毫不留情,发动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一只鹬鸟终于抓到了黑狗的身上,黑狗一声吠叫,伸头朝鹬鸟反击。看到黑狗反击,黄狗也跳起来向鹬鸟咬去。
一时间,双方你来我往,纠缠一起,进入了胶着的战斗状态,那会鸟鸣撕裂,狗吠冲天,场面惊心动魄,震撼人心。鹬鸟身躯不大,很是敏捷,来去迅疾,并懂得迂回包抄,刚刚从头顶俯冲,旋即变为侧翼进攻。两条狗却没有太多的办法,只是一味的跳跃撕咬,却根本够不着鹬鸟。
鹬鸟尖叫着,攻击着,反复多次的俯冲,让它们不时有凌乱的羽毛飘落,不由很让人替它们担心。
在又一波的攻击中,一只鹬鸟再一次地抓到了黑狗的身上,这次可能抓进肉里有些疼了,黑狗一声哀鸣,居然掉头逃跑了。看到黑狗逃走,黄狗也不敢恋战,也紧跟着黑狗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两只鹬鸟仍然尖利地叫着,对两条狗穷追不舍,一直把两条后撵出有三百米远,才善罢甘休。
两条狗跑了,一只鹬鸟赶紧飞回巢穴,而另外一只却停住离我们不远的路肩土上,依旧不停地鸣叫着。
难道鹬鸟是在对我们发出警告吗?
这么想着,加之天色已晚,我们也赶紧离开。
从在建的高楼下经过时,我不由回首看了一眼那片灌木丛,在夕阳余晖地映照下,那片灌木丛显得格外迷人美好,那里是鹬鸟最后的领地了,不知道它们还能够在那里坚持多久。
河南省光山县工商管理和质量技术监督局 黄森林
邮政编码 46545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1 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忙。先记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3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4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城市在发展,就会在阔展。那么,生态环境就会受到影响。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鸟儿,自身的领地也在逐渐的缩小或消失。就像作者所贯注的,其实也是鸟儿为了生存而战。由此,也在给我们以警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