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涧论坛

查看: 845|回复: 2

[原创] 野芦苇上野粽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8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野芦苇上野粽箬

  文●苏宝大

  五月的风吹来了阵阵粽箬的飘香,转眼端午节来了。
  古人望梅止渴,而我们小时候却是扳着小指头倒数端午节的来临,为的能吃上几只软糯粘嘴的粽子解个馋。每一年的端午节在我的心海中,总有一个长长的故事要回忆,那就是永远记在心间的母亲打粽箬和包粽子。
  粽箬其实就是新鲜碧绿的芦苇叶。而曾经在我们这一带芦苇不多,即使有也只是河浜上零星地长了些茎杆高而叶细的野芦苇。芦叶虽小,颜色碧绿。所以每年要临近端午时,庄上人再忙也得上街买点粽箬回来裹几只粽子让家中小孩过节解个馋。
  而在我的记忆中,每到农历四月中下旬,也正是乡村农忙季的来临。家事繁冗的母亲却利用收工后的一点闲暇,辛辛苦苦去河沟边采摘那野芦苇上的片片粽箬,大概就图省几个钱吧。但母亲却说,野粽箬裹粽子柔韧性强,煮熟了吃起来更香,那我就不得而知了。所以我家每年端午节裹粽子的粽箬都出自于村里河沟边那些自生自长的野芦苇之上。野粽箬采摘回家,母亲当宝贝似的数着十几片为一小把,拦腰两头对折,用稻草扎着,挂起来晾晒,等着端午的来临。
  当然,粽箬的用处也并不都在端午节时裹粽子。要是粽箬采摘多了,母亲会细心收藏,日后,庄上哪家儿子娶亲,姑娘出嫁,新房上梁,小孩考上大学,需要裹个粽子庆贺一下,来我家要粽箬,母亲很爽快地全拿给了他们。
  再说,到了端午的大早,母亲先拎上清清的河水,将晾晒干的粽箬浸泡。晚上收工回来,先迅速筛滤好糯米并淘洗。此时粽箬已浸透得泛着碧绿,从桶里捞起,拎到河边清洗,拿回家再用透水焯一下。母亲说,经透水焯过后,一是减少粽箬的涩味,二是增加粽箬的柔韧性。
  包粽子是个技术活。母亲只要一坐下,手指利索地捏起三四片水汪汪碧绿绿的粽箬,在两手间熟稔窝成一个漂亮的圆锥体,右手拿勺舀灌糯米,用筷头在锥体内小心戳实,两拇指在口面摁一摁,再用一两片粽箬紧紧缠绕封口,粽子便成了三角形。右手拿起母亲冬天就剐回备用经浸泡过的野茅草,一头咬含口中,左手攥住已成型的粽子缠绕一道,在左手心娴熟旋转再缠绕一道,紧紧捆扎,打个活结,丢进面盆,一气呵成,一枚枚粽子就裹好了。
  粽子煮了两三个时辰左右,满厨房便可闻到粽箬和糯米的香。从滚烫的锅里捞一只,剥开粽箬,咬一口,柔软香糯。看来野芦苇上野粽箬裹起粽子吃起来还真挺香。
  家乡有句戏言,好[hào]吃婆娘巴时节,我可不这样认为。因我母亲每年端午不知裹了多少粽子,我们却很少能看到她吃上几只。总是裹好煮熟,左右邻居、老人小孩,七送八送,家中粽子就所剩无几,加上那时我们年少无知又特别的馋,一旦粽子煮熟,我们只顾拚命地吃,也就从没想到过母亲。母爱是纯洁的,母爱是无私的,母爱更不企求于回报。每一年的端午节,母亲裹着的每一枚粽子,都蕴含着母亲对我们的大爱。
  又到粽箬飘香时,如今老母已85岁,她虽然早已无能力再去河沟边采摘那野粽箬了。但每一年端午的临近,母亲总是急着追我们到村的河沟边去采摘野粽箬,让她为我们包着那有菱有角的蚕豆瓣子粽子,红绿豆粽子,咸肉粽子……有时我们图省事,偷偷上街买一点回来,可母亲一眼便识出那不是野粽箬,也会偷偷与老邻居结伴还是去了村外采摘了些野粽箬回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9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31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上。会尽快来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