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涧论坛

查看: 1332|回复: 3

[原创] 宝贵的记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5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宝贵的记忆
 
 
                                     【文/孙晓军】
  
  去看母亲时,常常见到在家中的房间一角,有一件不知名的物品,被一块四四方方的红布盖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看得出来,这肯定是母亲很珍惜的物件了。
  
  出于好奇,我问母亲这是家中什么镇家之宝。母亲瞧瞧我故作神秘,你猜,它是什么宝贝物件。我想想我们家一贯都是贫农成份,面朝黄土背朝天,老祖宗也没给我们留下什么好东西。看我有些疑惑,继而母亲像是赢得胜利似的告诉我,你在想想,它可以我们家的大功臣。”我猛然醒悟,是它,是母亲的得利助手“缝纫机”呀。
  
  熬红的双眼。从小母亲就讲我,无论是穿衣服还是穿鞋特费,可能缘于我是男孩子吧。喜欢个爬高上低的,家门外的大树,常常成为我锻炼爬树技能的舞台,记得其中的一段树皮,被我磨的光滑照人,只可惜了母亲给我新买的裤子还没穿两天,不是这磨几个窟窿,就是那磨的开了线头。要重新买新衣服,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允许,这就苦了母亲,害得母亲经常在半夜里,要点着昏沉沉一闪一跳的煤油灯,一针一线细细给我缝补好衣裤,好让我能在第二天上学穿。而煤油灯冒出的缕缕黑烟,常把母亲两只眼睛熏得泪流满面,就这样持续如此,母亲的双眼常常是肿胀得通红通红的。
  
  生活条件的改善。父亲终于托人找关系,费尽千难的从外地给母亲买来了一台缝纫机,母亲摸呀摸,看呀看,生怕这新买的缝纫机会自己长腿脚跑了似的,在母亲的脸上终于露出些许的欣慰。缝纫机来到我家后,自然就成了我家的镇家之宝。小东小西的缝缝补补的,母亲还是舍不得用它,还是会她用的老粗手,一针一线的给我们缝补。母亲不会做衣服,也从来没有学过做衣服,为了节省日常买衣服的开支,母亲竟然通过问别人,加之自己摸索,竟然跌跌撞撞学会了裁剪衣服,为了能学做成衣裤,母亲的手也常常被缝纫机的针尖扎得血呼呼的。母亲做出的衣裤虽然比不上专业的厂家生产出来的美观,但穿在我们身上倒也是很合身,这也一举改变了我们姐弟穿破旧衣服上学的历史。缝纫机买是买回来了,但似乎并没改观母亲劳累的身影,相反母亲似乎比以往更加辛劳。
  
  宝贵的记忆。现如今,缝纫机静静的被红方布遮住了头,它像极了新娘子,羞涩害臊,独自躲在屋中的角落。可又有谁知道,它可是在我们家的功劳簿上有着厚厚的一笔。我们姐弟俩从小身上穿的,都来自于它和母亲辛劳的配合。“叽叽叽”母亲一脚一手,戴着老花镜的模样,在缝纫机面前一闪一现。现如今母亲老了,而缝纫机还是被母亲保养的崭新如一。母亲由于白内障,现在即使戴上老花镜,也看不见了,现在也只有这缝纫机,能见证母亲辛劳的一生了,这也是母亲留给我们最为宝贵的记忆,将永远伴随着我们。
  
  随着我们姐弟陆续参加工作,家中的生活水平也日益提高,穿打补丁的衣服,更成为了历史。但每当看到母亲老旧的缝纫机,我总会跟孩子讲它的故事。我在想,现如今我们生活条件即使在好,也不能忘了本,更不能忘了过去呀!
  
  
timg.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6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上。会尽快来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6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7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部缝纫机,见证了时代的发展,也印证着家庭的生活变化。其实,这些都是农家人的“宝物”,因其与生活息息相关,尤为珍贵。那些久远的记忆,也会随着年岁的增长越发沉淀。
小建议:3、4、5自然段前面的一段文字,似乎多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