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涧论坛

查看: 3051|回复: 3

[原创] 城南旧事(十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7 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齐山,山林茂密,常有野兽出没。在灌木丛中时常可见獐麂鹿兔,野猪獾子的身影。听说有一天清晨,从齐山上跑下来一只野猪,跑过通济桥,在城南街道上转悠,人们发现野猪跑到城里来了,害怕野猪跑进家里发疯伤人,都惊恐的大呼小叫,拿起扁担、木棒追赶野猪。野猪看见众人拿着棍棒在后面追赶,慌不择路,顾头不顾尾地一头钻进新华米厂后面厨房的大锅洞里,头被卡在炉火熊熊的锅洞口,进不得进,出不得出,被米厂上班的工人制服,众工友饱餐了一顿从天而降野猪肉的盛宴。

      新华米厂,在当时是很有名气的,粮食加工已经是半机械化生产,还能自己发电用于生产和照明。贵池城内居民还在家家户户点煤油灯的时候,但是南门米厂附近的几户人家却能用上米厂发的电,尽管每晚十点以后就得停电,但是这几户人家,还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每晚电灯的光亮要比煤油灯强百倍哦。
     在新华米厂的后门口是凌霄烈士墓,据记载,凌霄烈士,1905年生于安徽省贵池县里山凌家村。1924年参加共产党,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四期步兵科,1927年参加北伐战争。大革命失败后,他受党的指派返回贵池老家,担任中共安徽省贵池县特支书记,组织领导群众斗争。1934年秋,由于叛徒出卖(据说这个叛徒也是里山人),凌霄不幸在泾县被捕。
      1935年1月,被转解回家乡贵池县,敌人轮番使用酷刑,把他折磨得体无完肤,但凌霄大义凛然,终不屈服,1935年1月16日,慷慨就义于国民党第八行政督察署大院。当时凌霄烈士墓就是在新华米厂的后门,(后来凌霄墓迁到齐山)这里也许原来就是国民党第八行政督察署的所在地,凌霄烈士就在此处英勇就义的。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每到清明节都会到这里来扫墓,凌霄的革命事迹在街巷里流传,人尽皆知。
      七十年代,我曾在里山粮站工作过一段时间,里山是离县城不远的乡村,有莲花峰,有毛竹园。粮站旁边许多村庄,操村、凌村、谢村、洪村,这些村庄都是我经常去玩的地方,并和那里的村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凌村是革命烈士凌霄的家乡,那时他儿子是村里小学老师,当我第一次看见他时,就是一个纯朴憨厚乡村农民的形象。他年长于我,还有着不平凡身世,使我对他心生敬意,并有过一段忘年之交。
      那时,他在乡村小学教书,家里人多劳力少,日子过得非常清苦,记得有时他家经济窘迫,手头拮据的时候,总是来到我的宿舍,向我借个三五块钱,我那时还独身一人,除去交伙食费,尚有几块钱结余,每次凌老师来,我都是有求必应,而凌老师也是言而有信,好借好还从不拖欠。面对生活的困顿,他从未报怨过,也从未因为自己是烈士的后代,而向政府索取钱财。我从他那里感受到一个普通农民的纯真质朴和在困难中的坚强挚着。每当想起毛竹园,想起莲花峰,也会想起凌村这位作古的老人。
      在街谈巷议中听老辈人说,贵池城曾经被朱元璋的大将常遇春血过三次,贵池原居民几乎被杀绝了。起因是六峰山上的强盗杀死了路过池州赴扬州上任的皇帝舅父,于是朱皇帝龙颜大怒,下圣旨允许常遇春三次血洗池州。然而,这些传闻在池州府志和贵池县志上虽无记载,可是在民间却被众人传说了好几百年。
     你若说无史可查难以相信,还真有一些老人要跟你较真,说连池州城都是明朝重新修建的,更别说什么府志县志,言下之意,这件事就是铁板钉钉千真万确。但不管传闻的真假,贵池城里明朝以前的原居民确实不多,特别是池州城南犹为突出,你若有心在坊间一问,绝大部分的居民都是从江北的枞阳、桐城、庐江、无为等地逐渐迁移来的。
      随着人口的迁徙,无数外乡人来到池州安身立命,为池州的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城南也因为许多外乡人的迁入,不仅是商贾云集,生意兴隆。还有会各种手艺的匠人汇集于此。城南是城乡的结合部,里山、白洋、马衙这些附近乡村的村民上街购置生活用品都必须先到城南歇脚,这里的商铺里商品和手艺人制作的用品,当然是他们的首选。那些年这些老行当与人们的生活密不可分息息相关。而这些手艺人也凭着自己的一技之长,挣着每日的柴米油盐,用他们那一双双巧手裁减着绵长的岁月,点缀着城南斑驳的时光。
     城南当时有石匠手艺的有两家,一家姓戴,一家姓何。戴石匠以做石碑为主,基本上坐家手艺人。他家门外空地上整齐地码放着已经开凿规整的石板,虽然是手艺人,却是个雅致的人家,家里到处摆满了花花草草,前文说过,有一年他家种的一株牡丹,开了九十九朵牡丹花,轰动了城南。雕碑的人不仅字要写得好,而且还要雕工精湛。而何石匠是以开磨为主,经常出城四乡揽活,由于石磨农村用的比较多,城里住户用磨的少,生意清淡时闲着没事就在家扯挂面卖,可以说既是石匠又是做挂面的师傅。
     做木匠的城南有三家,分别是朱家、谢家和陈家。木匠分大木小木,大木以建房为主,小木以做家具为主,大木活粗,凭的是力气,小木活细,讲究的是工夫。朱家大小木都能做。作坊里摆满了衣橱碗橱箱子柜,方桌圆桌木靠椅,正好朱家兄弟是个漆匠,打好的木器全由他油漆,当时用的都是生漆(土漆),生漆是从漆树上采割下来的一种乳白色纯天然液体涂料,接触空气后逐步转为褐色,涂过土漆的家具,表面生成一层富有光泽的漆膜,会越抹越亮,有诗赞曰:"生漆净如油,宝光照人头;摇起虎斑色,提起钓鱼钩;入木三分厚,光泽永长留"。而谢家只做小木,主要是以木雕为主,这是细活,手艺更见工夫,在花板床上雕刻的花草鱼虫,飞禽走兽,那真是活灵活现,栩栩栩如生,见过的人都赞不绝口,谁家娶媳妇要梳妆台、雕花床都要到谢家置办。
      陈家木匠铺只做农用工具和圆木,顾名思义,圆木就是做澡盆、脚盆、锅盖、火桶、子孙桶(马桶)。有时还帮人换换水桶底,澡盆底,这些手艺是人们生活中至关重要不可或缺。
    桥南还有一家篾匠作坊,那时候竹器制品在人们的生活中随处可见,热水瓶外壳是竹子编的,夏天乘凉用的竹榻、凉席也是竹子编的,蒸笼、淘米箩、筛箩、鸡罩、鱼箩、稻箩…就连洗锅用的刷把也是竹子编的,可想而知,当时他家的生意是如何的红火。只是这位篾匠师傅他是残疾人,不知何因双腿被截肢了,只能坐在一块木板上,用两根绳子套在肩上,两手各握着一个用木头做成的东西,支撑着地一点一点向前移动。好在做篾匠活全是手上的功夫,老天给了他一双灵巧的手,依旧能自食其力。他的篾匠作坊里摆满了各种竹器制品,圆圆的筛子、小巧的淘米箩、结实的箩筐…,深受人们喜爱,天天都是顾客盈门。
      城南在当时算得上是百业兴旺,还有许多行业就不一一细说,仅剃头的就有三家,还有做伞的,做棕绷子床的,市场一片繁忙,到处是欣欣向荣的景象。
             t01dbd9a298f3357973.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8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上。会尽快来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4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