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涧论坛

查看: 10083|回复: 4

[原创] 城南旧事(十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30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喜怒哀乐,世间百态。人生就是个大戏台,“生、旦、净、末、丑” 人们各自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在城南这块土地上演义着永不落幕的故事。

    城南繁忙喧闹的街头,总有闲暇无事的人,这些人多半是年过花甲的老男人,家里孩子都大了,已经不靠他们挣钱过日子,买菜烧锅,洗衣浆衫全由老婆子一人张罗,无所事事的他们喜欢聚在一起谈白聊天,或街边的树荫底下,或店铺旁边空旷的场地,小竹椅木板凳,三、五个人围成一圈,各自捧着紫砂壶浅斟慢饮,抽着用黄铜包的竹烟袋,云雾缭绕地吹开了,吹得口不择言天花乱坠,过路人听到这里像说打鼓书样热闹,都围拢过来听希奇。
      这些老男人喝着茶,抽着黄烟,说得津津有味,唾沫飞溅,这个说,桥南有家酒店新近找了个模样标致的小姑娘做服务员,才十八岁,是个农村姑娘,有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身材亭亭玉立,自从她来到这家酒店后生意出奇的好,来店里吃饭喝酒的人猛增,以前清淡的生意一下子变得顾客盈门,哈哈,其实饭菜还是那个味,还不都是为了一睹小美女的芳容哦。说完呷口茶水,清清嗓子,和众人一起开怀大笑。
     那个说,自己年青时长得好看,一表人才,在外乡打长工时怎样和东家的小老婆相好。有次东家外出,他家小老婆偷偷摸摸跑到他住的房间和他相会……。这人说得洋洋得意之时,被上街打酱油的老婆听见了。这一下火山爆发了,老婆怒吼着说:“你这个老杀头的,到老都不正经,你就死在街上别回去了。”骂得那老头灰溜溜地端着小板凳,跟着老婆屁股后面往家走,刚才的劲头不知都到那儿去了。惹得剩下的老头在后面捧腹大笑,一个个扯着嗓门喊:“别饶了他呀!回家跪洗衣板,晚上不准他上床,困踏板……”谈白聊天和围观的人逐渐散去,只留下满街的笑声。
      城南人邻里之间非常和睦,谁家有困难都会互相帮衬,谁家做了好吃的,总会送些给隔壁左右的邻居尝尝。贵池老话说得好“磨粉做粑,小粑嗄里吃,大粑送隔壁”对人是真心诚意。往年,不光乡下养猪,城里有些人家也养猪,年初在小猪行里捉一只小猪崽,放在院子里圈养,邻居东家倒点剩菜,西家倒点淘米水,拉扯着养到年底。到了腊月二十几,喊来杀猪佬杀猪过年,忙到中午时分,杀猪的那家烧了满满一大锅猪血杂烩汤,端给房前屋后的邻居每家一碗,那是大号的蓝边碗,盛着满满的猪血汤,上面漂着香葱,汤里有几片猪肝、几片肥膘肉,余下就是猪血。热气腾腾,香气扑鼻,那时候一年到头吃不到几次肉,看到这香喷喷的猪血杂烩汤,不禁让人垂涎三尺,家里几个小鬼你争我抢,不一会儿就碗底朝天,吃得一干二净。
    谁家杀猪,当天都会请亲戚朋友来家喝杀猪酒,在屋子里摆上两桌,满桌都是美味佳肴,有红烧肉、米粉渣肉、生腐烧肉、肉圆子、氽猪肝、猪血汤…,红泥小火炉里火苗直抽,沙锅里热气腾腾香气四溢。酒是从酒厂打来的散装稗子酒,一大壶边喝边倒,热情好客的主家夫妇,又劝酒又劝菜,客人个个喝得面红耳赤。
    对于那些鳏寡孤独无依无靠的老人,杀年猪的那家更是特别关照,会慷慨地送上一刀肉或一块猪板油,不管哪家杀猪也都这样效仿,城南人家的邻里关系一直都是这么和睦融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 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3 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上。会尽快来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3 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3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杜永生 发表于 2019-1-3 08:12
提上。会尽快来欣赏。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