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涧论坛

发表于 2019-3-11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生活567 于 2019-3-11 10:41 编辑

新闻故事:

王富贵夏凤英的悲欢离合

故事导读
柴米油盐酱醋茶,老百姓的小日子平凡无奇、波澜不惊,既奢望大富大贵、光宗耀祖,也祈愿平平安安、阖家团圆。可是,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2019年3月9日下午,天长市公安局新街派出所所长汪春祺讲述了一个开始离奇曲折、凄凄苦苦,结尾却天随人愿、开开心心的小故事,请听他给您娓娓道来——
王富贵一直没有大富大贵
1954年闹春荒的时候,天长市新街镇一位姓王的贫苦村民喜得贵子,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刚出生的儿子居然四方大团脸,白白胖胖的,颇有富贵之相,家人便给这个宝贝儿子取名王富贵,希望这个孩子将来衣食无忧、大富大贵,长命百岁。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王富贵六岁那年,突然得了癫痫病,当地农村俗称“羊角风”,原本活泼可爱的小富贵动不动就一头栽倒在地,口吐白沫,手脚抽搐,人事不省!可是,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和家庭经济状况都不好,小富贵的病情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王富贵一天天地长大成人了,他的父母也相继去世,唯一与他相依为命的姐姐又远嫁他乡。生活不能自理的王富贵无人照顾,整天疯疯癫癫,到处闲逛,四乡八邻暗地里称呼他为“王大呆子”。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虽然生产队里分给了王富贵应有的土地,可是,对于耕田耙地种庄稼,王富贵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因此,分给他的承包地便由其他村民代为耕种,每年交给王富贵应得的口粮。
随着年龄的增长,王富贵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眼看着和他同龄的小伙伴们一个个结婚生子,享受着天伦之乐,“王大呆子”的心中不免惆怅,虽然智力水平有点儿小问题,但是,正常人的七情六欲还是有的,为此,“王大呆子”经常在邻居们的面前说:“我也想娶个老婆,生一堆孩子呢!”。每每听到这句话,邻居们总是一笑了之。是啊,哪个愿意把自家的姑娘往火坑里推呢?苦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时间到了2002年,已经48岁的王富贵一直没有富贵起来,仍然是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
萍水相逢的患难夫妻
天长市的新街镇是全国文明乡镇,自古以来,这里民风淳朴,邻里和睦,孝亲敬老蔚然成风,闻名遐迩的清代孝女姚孝贞、当过县委书记的大孝子吴尚志都是新街人。如今,新街镇的面貌焕然一新,无论是工农业发展,还是美好乡村建设,在皖东地区都享有盛名,被誉为“五美新街”。
闲言少叙,言归正传。2002年夏季的一天,村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那是一个眼神呆滞、衣衫褴褛的女子,独自一人漫无目的地在村头巷尾闲逛了几个钟头,累得汗流浃背、哈拉气喘、疲惫不堪!这个时候,善良的刘大姐便走上前去,关切地询问女子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遇到什么难处了?精神状态明显异常的女子喃喃自语,说着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话。看着可怜的女子,好心的刘大姐动了恻隐之心,随即把她带回了家,帮她洗漱一番后,拿来了自己的干净衣服,给她换上,又端来了热腾腾的饭菜。女子也没客气,一阵狼吞虎咽,很快就风卷残云了。看到女子吃饱喝足、打着饱嗝了,刘大姐再次询问她的相关情况,依然一无所获。
七零八落的小村庄本来就不大,老李家的公鸡在村庄的东头打鸣,村庄西头的老陈都听得真真切切。刘大姐家来了个“女侉子”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传遍了家家户户,前来看热闹的村民越来越多,大家指指点点,七嘴八舌,议论纷纷。人群中,有个小晚辈看到“女侉子”人长的还不错,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夹在人群里“望呆”的“王大呆子”说:“老爷(老爷,天长方言,就是“老叔”的意思)啊,我正好不得老婶母,你就把她领回家做老婆吧!”。话音刚落,其他村民纷纷表示赞同,并且起哄般地故意地把“王大呆子”朝那个“女侉子”的跟前推,弄得傻乎乎的王富贵一边往后躲,一边不好意思地说:“你这个小遭炮铳的,拿你老爷咂什么味啊!”。淳朴的村民们一边哄笑着,一边撮合王富贵主动点!此时此刻,大伙儿看到,那个“女侉子”似乎理解了大家的意思,一直文文静静、含情脉脉地盯着王富贵看,眼里充满了害羞、喜爱和渴望的神态……
当天晚上,白天的燥热一扫而光,云淡风轻,月光柔柔的。那个无依无靠的“女侉子”自己从刘大姐家走出后,直接走向了王富贵家,在家前屋后转悠了好几圈后,躺在了王富贵家屋后的草垛旁,看样子,是要在那儿过夜了。王富贵看到后,蹑手蹑脚地走到了草堆旁边,轻轻地把那个“女侉子”叫了起来,两人一左一,心照不宣地手牵着手,一块儿进了屋。下面的故事,都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不用我细讲,大家也该知道个七大八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王富贵活像换了个人似的,整天乐呵呵的,逢人便说:“我有老婆了、我有老婆了!”。令村民们感到意外的是,随着精神状态的陡变,原本呆不愣痴的“王大呆子”竟然变得“神奇禄国”(神奇禄国,天长方言俚语,就是精神焕发、说话诙谐幽默的意思)起来,而且,逐步学会了一些基本的生活技能,比如,烧饭、栽菜、洗衣裳,割麦、打场、逛商场,还时不时地带着“女侉子”上街转转,买点针头线脑、苹果葡萄什么的。“女侉子”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是,她总是抿着小嘴,笑眯眯地跟着王富贵,形影不离,心满意足,恩爱有加!
可是,新的问题来了,每当乡亲们询问王富贵,他的老婆叫什么名字时,王富贵总是瞪着个大眼睛,把个头摇的像个拨浪鼓。是啊,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女侉子”是该有个名字才是。思前想后,王富贵觉得老婆是夏天来的,于是,就自作主张,给她取了个大众化的名字,叫“夏凤英”。
斗转星移,时间飞逝,转眼之间到了2004年的春天,“夏凤英”的肚子微微隆起来了,乡里乡亲们都替王富贵夫妻俩开心,王富贵、夏凤英也乐得合不拢嘴!
你们不能让我绝八代
特定的政策和事情往往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比如说计划生育政策、比如说王富贵和夏凤英的事实婚姻。其实,镇村两级计划生育部门的负责人也一肚子明知:王富贵、夏凤英属于无证结婚,甚至不能算作结婚,是“非法同居”。如今,夏凤英又无计划怀孕了,是违反“国策”的。可是,政策是死的,执行政策的人是活的。考虑到王富贵和夏凤英智力水平的实际状况和优生优育的情况,计划生育干部主动上门,做王富贵的思想工作,委婉地告诉他,准备带夏凤英到医院去引产。
一听这话,夏凤英躲到了门后,“王大呆子”立马怒目圆睁,随手抄起一把铁叉,恶狠狠地对着计生干部说:“你们倒是快活呢,自由自在地生儿育女抱孙子,我王大呆子一大把年纪了,好不容易才娶了个老婆,现在,想生个小孩传宗接代的,你们却着不得(着不得,天长方言俚语,表示嫉妒、看不惯的意思),跑上门来捣蛋了!我今个告诉你们,哪个要是把我老婆带去引产,就是想让我绝八代,老子就跟他拼命,用叉子捣死他个狗日的!”……
鉴于“王大呆子”平时的所作所为,为了防止矛盾扩大化,计生干部灵机一动,决定特事特办,任由夏凤英怀孕、生养,我们就睁一眼闭一只眼算了。就这样,2004年10月份的一天,一个新的生命降临世间,王富贵、夏凤英夫妇喜上眉梢,王富贵更是逢人便说:“做梦都没想到,我王大呆子也有儿子了,我有后了!”……
为情坚守为爱寻找
有了儿子后,王富贵感到苍天有眼,让他娶妻生子,过上了正常人的小日子,他从内心深处觉得应该信奉点什么了。他烧过香、拜过佛,磕过头,作过揖,最后,在别人的“引荐”下,信奉起了基督教。每到礼拜天,他就带着夏凤英赶离家不远的一个基督教堂,虔诚地参加礼拜,风雨无阻、雷打不动。后来,王富贵认为当地的基督教堂小了点,要到天长市区的基督教堂去参加礼拜,以显示他们夫妇对耶稣的虔诚。
2011年11月25日,记得那天的天气阴沉沉的,早上起床后,王富国觉得很压抑,有点儿喘不过气来的样子,但是,他还是带着夏凤英,一块乘车赶到了天长市区,去参加礼拜。下了公交车,王富贵一时内急,也不知道哪儿有公共厕所,就溜进了一个偏僻的巷道里,看看四下无人,做贼似的解了一泡小便。等他一摇三晃地走出巷子时,夏凤英不见了!王富贵顿时感到如雷轰顶,急急忙忙地四处寻找,可是,茫茫人海,妻子到底跑到哪儿去了呢?王富贵一路打听,火急火燎地跑到了一个派出所,上气不接下气地报了案。派出所民警安慰了他,详细地询问了相关情况,并且发动大家帮助寻找,然而,连个夏凤英的影子也没有找到!
因为当时的情况不明,民警建议王富贵回家再找找,如果还是找不到,就到新街派出所报警求助。就这样,垂头丧气地回家后,王富贵发动所有的亲戚朋友和邻居,四处寻找,八方打听,仍然没有找到夏凤英。万般无奈,失魂落魄的王富贵走进了天长市公安局新街派出所,带着哭腔叙述了老婆失踪的经过,恳请警察帮忙寻找。
新街派出所民警立即展开调查,及时走访了附近的村民,并且向新街镇各个村的支部书记和天长市公安局的所有派出所、交警中队通报了情况,请求协助查找。可是,因为夏凤英的智力不正常,而且,一无姓名、年龄、籍贯等身份信息,二无照片可供辨认,查询工作一时没有结果。但是,新街派出所一直没有放弃查找,一方面向周边公安机关发出了协查函,希望友邻公安机关一旦发现流浪女以及无名女尸,及时向新街派出所通报,以便及时辨认;另一方面,针对王富贵所提供的夏凤英可能落脚的地点,逐一驱车前往,挨个调查寻找,结果还是无功而返。
苦命父子的心酸往事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再说王大呆子终日忙于寻找失踪的老婆后,年幼的儿子一时成了无人过问的孤儿。2012年7月份的一天,王富贵的姐姐来弟弟家走亲戚时,看到奄奄一息的亲侄儿病恹恹地躺在床上,一模额头,滚烫!姑姑不禁泪流满面,急匆匆地将侄儿抱在了怀里,连走带跑地赶到了卫生院。一番诊治后,医生摇摇头,说病情太严重,我们这儿的条件和水平有限,害怕耽误病情,建议迅速去大医院救治。就这样,经过一个多月的住院治疗,孩子的病情终于好转了。出院后,姑姑放心不下,就把侄儿带回了自己的家中,像儿子一样抚养、呵护。
虽然姑姑年事已高,家住农村,经济条件十分拮据,实在无力长期抚养侄儿,但是姑姑从来没有一句怨言。新街镇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得知情况后,主动登门调查,为孩子办理了孤儿手续,让他享受孤儿的待遇,并且将苦命的孩子送到了小学读书。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然而,由于长期缺失父母的疼爱,缺少与他人的沟通交流,性格内向,加上强大的基因遗传,目前,这个孤苦的孩子智力水平略低于同龄的小朋友。
王大呆子终日忙于寻找老婆,逢人便问,你们看到我老婆了吗?我老婆胖胖的、圆脸、大眼睛,是个侉子……长此以往,类似于鲁迅笔下的祥林嫂,终日过着沿门要饭、饥一顿、饱一餐的生活,到了后来,生活越发不能自理。新街镇政府获悉情况后,按照相关政策,将王富贵纳入“五保”,并且将他安排到新街敬老院生活。
在敬老院,王大呆子看到别人成双入对时,经常躁动不安,时常深更半夜大喊大叫,惹得整个敬老院不得安宁。2016年元旦,王大呆子趁敬老院的工作人员不留意,偷偷地溜出了敬老院,漫无目的地踏上了北去的列车,赶到了北京。在**广场,他跨越神圣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围栏时,被执勤的武警战士当场拿下。查无违法犯罪的事实后,虚惊一场的王富贵被当地干部接了回来。途中,一位干部询问他干嘛要跨越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护栏?王富贵的回答让人哭笑不得:“我以为**广场就像我家的公场,想抄近路走的,哪晓得,被当兵的一把逮住,还交给了腰里别着盒子枪的警察!”……
守得云开见日出
随着时间的流逝,新街派出所的所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原先处理此事的民警也相继调离了,但是,帮忙寻找的工作一直没有中断。随着经济和科技的发展,安徽省县市级公安机关第一家DNA实验室在天长市公安局设立后,新街派出所民警及时采集了王富贵父子的血样,送交到DNA实验室,请求录入全国公安机关失踪人员DNA数据库和打拐DNA数据库,进行比对,虽然经过了大量的工作,但是,一直没有比中。
2019年3月4日,连续阴沉几个月的天气居然放晴了,久违的阳光普照着皖东大地,和煦的春风轻拂着踏春人的脸,让人感到十分的舒心。
上午8时,天长市公安局DNA实验室女民警章冬青第N次将王富贵父子的基因分型进行配偶与子女比对,这一回与之前不同,屏幕上一下子出现了338条比中数据。结合性别、年龄、入库时间等信息,章冬青和民警贡扬政一道进行了综合研判后,筛除了327条数据,最后发现,剩下的11条数据中,有一个无户口女子的信息与失踪人员夏凤英的信息完全吻合,章冬青立即与相关派出所民警联系,经过血样复合等工作,确认这个无户口的女子理论上就是失踪多年的夏凤英。
新街派出所教导员李国荣拿着照片,赶到王富贵所在的村委会,通过支部书记、村民组长的辨认,大家一致认为,此人特别像王大呆子的老婆夏凤英。为了稳妥起见,李国荣带上村支书和王富贵的邻居张大妈,避开王富贵,驱车北上,在当地派出所所长的配合下,实地对那个流浪女进行了辨认,确认她就是失踪7年多的夏凤英!
命运多舛的夫妻喜团圆
七年前的一天上午,家住北方的老张夫妻在菜园里浇菜时,看见一个身上脏兮兮的流浪女很是可怜,耐心询问无果后,就将她带回了家,张大妈帮流浪女洗了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端来了热饭热菜……
后来,老张夫妇走进了当地的派出所,民警多方寻找,始终没有结果。最后,派出所民警采集了流浪女的血样,送到了刑警队,录入了全国公安机关失踪人员DNA数据库和打拐DNA数据库,经过多方比对,一直没能找到流浪女的家人。
几年来,善良的老张夫妇一直把流浪女当作女儿抚养,不知道名字,就叫她“大丫头”,吃的喝的穿的玩的,处处不亏待“大丫头”,以至于“大丫头”人变胖了,脸上的气色也越来越好了,就连3月4日到现场辨认的王富贵的邻居张大妈都说:“小夏遇到了一个好人家,人养的不丑!要不是鼻尖子上的那颗痣,我都认不出来了!”。
时光有时候真的会穿越,让人如幻如真。2019年3月4日下午,新街派出所民警、村支书、王富贵的邻居张大妈一道谢过了老张夫妇,把夏凤英的换洗衣服全部带着,一路欢声笑语,回到新街派出所时,所长汪春祺、社区民警李再魁已经把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王富贵接到了派出所。突然见到了失踪多年的夏凤英,悲喜交加的王富贵激动得扑通一声跪倒在民警的面前,一边磕头一边动情地说:“还是共产党好、人民警察好啊!要不是你们,我王大呆子坟头上的草早就长了几遍了!感谢共产党、感谢警察兄弟把我的老婆找了回来”……
6、夫妻双双把家还.JPG
5、七年后夫妻团圆.JPG
4、DNA实验室女警章冬青在搜寻.jpg
3、女民警在DNA实验室比对.jpg
2、民警贡扬政在DNA实验室搜寻.jpg
1、安徽省县市级公安机关第一家DNA实验室.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