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涧论坛

发表于 2019-9-20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在儿子的引领下选择共产党
——汪道涵父亲汪雨相选择共产党的漫长历程
                                
贡发芹
汪道涵是汪雨相的长子,嘉山县抗日民主政府首任县长,曾任上海市委书记、市长,海协会第一人会长,开创了海峡两岸对话新纪元。汪雨相在汪道涵的引领下,古稀之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成就了一段历史佳话。
                        寻求真理
晚清末年,安徽省泗州盱眙县西乡泗(泗州)六(六合)古道与池河交汇之处坐落着一处古镇——明光镇,镇子经济繁荣,人丁盛旺,尤以胡、李、汪、秦四大家族为代表。光绪五年(1879)巳卯九月廿四日,三代佣商的汪家诞生一名男丁,取名树德,字雨相。他后成为了新文化运动先行者、皖东地区基础教育奠基人之一、明光著名历史文化名人。
汪家当时虽然清贫,但汪雨相进学读书之事及其重视,早早送入私塾,选择名师指示门径,悉心调教。汪雨相天资聪颖,思维敏捷,勤学苦读,寒来暑往,不废吟哦。但其自称未遇良师指点,浏览《史记·项羽本纪》后,厌恶奢谈,但未肯竟学;因陶渊明《五柳先生转》影响,好读书不求甚解,闲情傲物。光绪二十五年,二十岁汪雨相以优异成绩考取盱眙县学生员(即秀才),成为当时明光镇少有的青年才俊。入泮三年,独立自励,乐于思考。
光绪三十一年,正当他踌躇满志准备参加江南乡试一展雄才时,不料严父见背,汪雨相只好丁忧回乡,蒙馆课徒。这一年,延续一千三百多年的封建科举制度得以废除,改以新学考试选拔人才。汪雨相也只好别求进身之途。次年,慈母驾鹤,支撑门户、维持生计已成汪雨相首要任务。
这一年,革命党人活动逐渐频繁,中华大地革命书籍、报刊到处流传,废除科举制度之声也一浪高过一浪。正在苦苦探寻、上下求索的汪雨相有幸阅读了梁启超主编的《清议报》,这是戊戌变法失败后资产阶段改良派在国外创办的第一个重要刊物,以反帝反封建与思想启蒙为主要内容,对汪雨相触动很大,他感到心中豁然开朗,益加不满清廷之腐败统治,不愿意再按科举模式教书误人子弟,决定放弃科举,另谋出路。于是,他拜见了滁州知州熊鞠生陈述心愿,熊对英姿勃发的汪雨相非常赏识,当即介绍其回盱眙县备文保送出洋留学。随后,汪雨相赴省府安庆,顺利考取赴日本东京明治大学经纬学堂附设安徽速成师范班。
留日期间,汪雨相与同乡举人单志伊(滁州人,后娶汪雨相堂妹汪久芝为妻)同住一室,两人同样胸怀报国大志,目标明确,因而无言不谈,无话不说。单早一年留学日本,已加入了兴中会,并任孙中山秘书兼日语翻译。受单影响,汪雨相对孙中山有所了解,接触了许多革命人士。后汪雨相又有缘认识了大家仰慕的著名爱国志士陈天华,进一步受到了革命道理的熏陶。陈天华发现汪雨相书写水平非同一般,笔力匀称,字体工整,楷行并备,功底深厚,就将汪雨相举荐给革命先行者孙中山,汪雨相因此成为孙中山的文书,经常为孙中山誊抄演讲文稿,曾得到孙中山的赞许:“你的字和你的人一样英俊。”这一年,汪雨相积极参加反抗日本文部省代满清取缔留学生规则罢课运动,任本校纠察队长之一,勇于担当,获得大家信任。四川籍同学李誉龙见汪雨相非常愤恨清廷,思想激进,就介绍他加入但年七月廿日孙中山在日本组织成立的同盟会。汪雨相因而从一个封建文士成长为革命党人。最值得一提的是,汪雨相留学日本还结识了一个特别的历史人物——蒋介石。当时,蒋介石年轻气盛,用母亲变卖首饰得到的钱自费到日本学习军事,结果被军校拒之门外,很不得志,整天借酒浇愁,郁郁寡欢。汪雨相很同情蒋介石,多方劝慰,并将蒋介石介绍给了陈其美,陈将蒋介石推荐给了孙中山,蒋介石由此受到孙中山的器重,悉心栽培,后来得以平步青云,左右中国历史近三十年。
                           
追求新学
光绪三十二年(1906),汪雨相卒业。人生处在十字路口,他从心底里佩服那些留在日本东京同盟会里的仁人志士,从事**起义等革命行动,勇往直前,无所畏惧。但暴力革命心理准备不足,思虑再三,于是以“本人心慈,英勇不足”为由回国,专心致力于教育革命工作。这是汪雨相人生的第一次重大选择。他选择了地方教育事业,同时也就选择了艰难曲折。
汪雨相满怀教育救国之壮志返回家乡,满腔激情前往县城盱眙拜访地方名儒傅梦禾(拔贡)、徐仲芳(廪生)和名绅万锡侯、张正屏、汪顺成等人,还专门拜谒了县学监督、盱眙敬一学堂山长陶汉图,陈述日本新式教育的优长,希望借助社会力量改革传统教育方式,推广新学,以振兴家乡地方教育。傅、徐尚乐于交谈,万、张、汪略加敷衍即淡然送客,陶汉图则很是反感竟当面指责汪雨相被异端邪说迷惑,年轻狂妄。汪雨相不死心,前去晋见盱眙知县梁孝通,梁孝通听信劣绅挑唆,排斥新学,拒绝接见,并派人将汪雨相哄离县衙。汪雨相受到冷落异常愤恨,借得盘缠只身前往安庆投呈晋见巡抚冯熙,未蒙召见。汪雨相怒火难平,又赴南京两江总督府魏光涛处,试图宣传新学,控诉盱眙知县与官绅把持地方,因循守旧、不思进取的恶行,结果同样碰壁,多次呈递状词军石沉大海,音信杳然。至此,汪雨相梦想破灭,彻底放弃了对清廷和地方官绅的信赖。
正当汪雨相就困旅邸,一筹莫展之际,明光地方学者、开明士绅、表兄李泽同来函,约请汪雨相回明光创办小学,但汪雨相志向远大,不愿专力于一所学校之上,又不想拂表兄美意,于是以学识浅陋为由婉辞,希望留在南京补习提升后再回明光共事。李泽同很快复信,愿意借资帮助汪雨相解决三年生活和补习费用,此举感动了在困境中徘徊的汪雨相,于是他当即返回明光,与李泽同共商办学具体事宜。光绪三十三年,汪雨相考取南京两江优级师范学堂数学理化分类科,两年后毕业。
宣统二年(1910)春,他被宿州志成师范聘任为教员。后迫于电召赴“学部”复试,遭挫未果。同年秋天,赴湖南长沙任“楚怡”初等工业学校教员。不久,李泽同来信,央请汪雨相回明光襄助地方小学事宜。汪雨相饮水思源,不忍贪利忘义,于年底辞馆,回到明光帮忙。
宣统三年,津浦铁路全线通车,明光人口剧增,商贾兴旺,市井益加繁盛,李泽同创办的明光缉熙两等小学堂应运而生,汪雨相首任堂长。后得李泽同资助川资,汪雨相再次赴“学部”复试,获得奖励。
是年十月十日,辛亥革命爆发,两天后消息传到小镇明光,很快,汪雨相接到故友柏文蔚来信,称自已升任国南下任民军第一军军长,参与江浙联军会攻南京。军部缺少文职人才,诚邀汪雨相赴浦口,共创大业。汪雨相喜出望外,当即停学,投笔从戎,到浦口参加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团,任第一军柏文蔚军长秘书。
  宣统三年十一月十三日(1912年1月1日)上午,孙中山从上海乘专列到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宣布以民国纪元。汪雨相很想通过柏文蔚引荐,拜见赏识过自己的孙中山,但孙中山太忙,未能如愿不久,汪雨相在南京组织安徽旅宁教育会,任评议部长,当选为赴北京参加第一届全国教育会议代表。三月初,汪雨相收到安徽都督孙疏筠通过教育司转写给他的信,鼓励他办学从教。汪雨相觉得自己虽是柏文蔚秘书之一,但并不参与机要,而是专门负责教授柏文蔚子女事务,难有建树,于是便以自己的长处是教育为由,向柏文蔚请求辞去秘书一职,离开军队,重返教育部门,柏文蔚一直予以挽留。几个月后,柏文蔚担任安徽都督兼民政厅长,劝汪雨相走从政之路,汪雨相以军政非己所长和愿在教育上过清贫生活为由婉言谢绝,最终离开军队,继续践行自己教育救国的梦想。民国二年(1913),汪雨相任安徽通俗教育报主计兼编辑,用浅显易懂之文字,反对军阀,反对封建文化,抨击旧礼教旧道德,宣传科学,提高人民文化,推动历史前进。赣宁之役 ,因政见不合,难以为继,再次回归故里,以求发展。
  
                           教化地方
民国三年,汪雨相任芜湖甲种农校理化教员,居家迁居芜湖。次年,长子于该校,取名汪导淮。汪雨相也在该校持续任教六年。期间由于受陈独秀主编的《新青年》杂志的影响,教学中,他始终坚持向学生宣传进步主张,反对尊孔读经,宣传科学与民主,反对封建迷信,与学生一起响应“五·四”运动的号召,主动参加反对卖国条约“廿一条”的集会游行等激进活动。
汪雨相一向非常关心家乡教育事业。“五·四”运动时期,明光的文化教育还处于新旧交替状态,学生大都在放置戒尺的私塾里苦读四书五经,教育状况依然不落后。表兄李泽同已去世一两年了,他创办的明光缉熙两等小学堂,已不能适应孩子读书要求,明光及周边上千个孩子无处读书。这时,长子汪导淮即将进学,接受进步思潮留学日本归来的汪雨相,不愿意儿子就读于这样的学校里。
就在这时,汪雨相得知家乡明光开明士绅胡菊谭等人正在倡办新学,已成立校董会,公推胡菊谭等八人为校董,胡菊谭首捐一千五百大洋,其他小董也捐款五百至一千不等,其他士绅也纷纷响应,积极捐款捐物,以运厘费及东岳庙、火神庙、南大寺等庙产收入为办学基金。汪雨相还听说自己也被选为校董,排在胡菊谭之后,于是暑假当到,他就挈妇将雏返回明光,决心传播外地办学经验,指导家乡办学出一份力量,虽然醉女众多,家庭生计艰难,仍捐款一百大洋。在倡办新学过程中,汪雨相对学校选址、兴建校舍、购置教具、延聘校长和教师等方面,都事事躬亲,表现出高度的责任感。被大家公推为明光学务专员兼首席校董,汪雨相当仁不让,倡议“任人唯贤,借才异地”,提出聘请校长和教员的标准和要求,得到一致响应。经过两年惨淡经营,终于顺利办起了明光公立国民小学,该校有六个班,招收学生一百九十三人,其中女生五十八人。接着又办起了私立明光初级中学,三个班,招收学生九十一人,其中女生三十人。这是明光教育史上一件推陈出新的大事。由于汪雨相办学有方,工作一丝不苟,受到当地一致好评。在明光筹办学校期间,有人劝说汪雨相置办田产留给子孙,汪雨相当时谢绝友人好意:“生儿不如我,要田干什么?生儿胜于我,要田干什么?”
民国十年春,因汪雨相芜湖甲种农校任教期间,教学成绩显著,知识渊博,德高望重,富有革命激情,受到广大师生爱戴,被推任为校长。当年秋,为废旧学,兴新学,各地都在倡办师范教育,安徽省教育厅选择在皖东首府滁县创设省立第九师范学校(今滁州中学前身),培养师资,发展乡村教育。省厅任命汪雨相为校长,派遣恒朝宗负责建校舍三进,恒贪污建校款五千大洋。工料草率。开学没几天,校舍即倒塌一进,另两进也成危房,恒逃之夭夭。顿时,上百名师生失去无栖身之处。处此危局,汪雨相毫无畏惧,积极面对。带领师生披荆斩棘翻建危房,于茫茫树丛中开辟运动场,主持兴建U字型教学楼,借民房坚持教学,终于是学校走上正轨。
但是好景不长,民国十二年夏,安徽省省长许世英挪用教育经费供军阀孙传芳用于军阀混战,安徽省立第九师范学校被撤销,改为省立第十一中学。宣布那天,数百名师生哭成一片。汪雨相当即发誓:校长与九师同在,先后三次进言省教育厅和省府,强烈要求收回成命,恢复九师,否则不接受十一中学校长之职。但没有人采纳汪雨相意见,继续任命汪雨相为省立第十一中学校长,办学经费削减一半,汪雨相大失所望,力辞不就,选择一天夜里悄悄离开,返回明光。因精神打击太大,一时病倒。省教育厅为了安抚汪雨相,调任其为安徽省教育厅督学。次年,汪雨相因愤恨马联甲督皖,与沈子修等人参与倒马活动,被解职,仍回明光襄理地方教育。民国十四年,国民党盱眙县党部在明光成立第五区党部,汪雨相与李絜非等十余人填表集体加入国民党,任负责人,开始践行孙中山“联俄、联共、扶植农工”思想。
                 
上下求索
民国十五年秋,汪雨相任盱眙县教育局局长。当时,盱眙地瘠民贫,文化不兴,又值军阀混战之际,县内匪患严重,社会动荡不安,汪雨相受命于危难之中,不辞艰辛,以振兴该县教育为己任,提倡新文化,反对旧礼教、旧道德,并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教育和影响青年一代。他以上任就积极求治,大力组织整理教育款产,力主经济公开,印发教育产款收支实录。不二年,教育经费岁入,较旧额增至一倍。因汪雨相提出学地加租,反对贪污腐化不遗余力,招致贪官污吏嫉恨仇视。民国十七年二月,一些地痞、流氓在贪官劣绅的授意下,蜂拥闯入教育局,捣毁什物,殴伤汪雨相背部。盱眙县教育界义愤同伸,组织后援会,分别点呈省会县,奉命通缉,肇事诸劣绅均被捉拿归案。学地加租之议呈准省教育厅备案,得以通行。然后,汪雨相辞职,虽蒙一再慰留,仍旧义无反顾。是年夏,汪雨相赴省会充任建设会议代表,坚决向安徽省民政厅、教育厅两厅辞职,得到允许,并由汪雨相举荐人选取代自己。离开盱眙之前,汪雨相还兼任江苏淮阴和安徽泗县、盱眙三县淮防水寻大队长一职,属于义务行为,不取薪酬。在防治淮河水患一事上作出了自己的努力。他的几个儿子分别取名汪导淮、汪导江、汪导湖、王导海、汪导洋、汪导汉,均与他治理水患愿望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汪雨相任盱眙教育局长期间,曾于民国十六年年初夏回故里明光探亲,巧遇国民革命军北伐经过明光,意气风发的蒋介石特地将铁甲专车停靠在津浦线明光车站,专门接见帮助过自己的故友汪雨相。为尽地主之谊,汪雨相商请明光商会会长李宏义组织了几百人前往车站欢迎北伐军总司令,献酒为其壮行。蒋介石当场发表了讲话,傲气霸气十足,令汪雨相大失所望。不久,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公开叛变革命,汪雨相带领和影响一批国民党员集体退出国民党,彻底断绝了与国民党反动派的一切关系。
   民国十八年,汪雨相为解闷,前往山东游览东岳泰山,应朋友之约,任山东省教育厅科员,因政见不合,三个月后辞职返回明光。次年,得朋友引见,任浙江海盐县政府秘书,又因政见不合,一个月便辞职归里。
民国二十一年冬,国民政府析盱眙、滁县、来安、定远四县交界之地置嘉山县,区划大部分来自于盱眙。正在上下求索中的汪雨相被任命为嘉山县财务委员会委员长,到任后致力于打击土劣绅侵吞公产,结果受到当局排挤而去职。第二年开始,汪雨相出于对家乡的热爱,专心致力于安徽省通志馆嘉山县采访员无给职工作,积极从事嘉山县志的采访和编纂事务。在查阅大量历史文献基础上,县内的一山一水,一桥一路,他都亲往观察记录,然后广征博采,详加考订,终于以坚忍不拔、锲而不舍的精神,积数年之力写出极其珍贵的第一部《嘉山县志》手稿十八本二十余万字。此后汪雨相将县志手稿带在身边,即使在战乱时期也一直保存着。一九五九年,当他得知家乡要修新县志消息后,非常激动,毅然将自己保存多年的《嘉山县志》手稿赠送给嘉山县人民政府。
  
                          投奔延安
民国二十六年(1937),“七·七”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日军沿沪宁线北进,即将攻陷国民政府所在地南京,明光也危在旦夕,无法再呆下去,决定自身和家族命运的时刻已迫在眉睫。这时有人劝他把家人安置到大后方去,到武汉找蒋介石,谋个一官半职不成问题,汪雨相未置可否。其实,汪雨相心里早有准备,等到秋收结束后,他借得旅费,抛弃一切房屋财产,于十二月十日毅然率领同眷十二人,连同侄孙及亲友青年男女二十八人,奔赴革命圣地延安,参加抗日。
六旬老人举家投身革命,实属罕见之事,一时传为佳话。汪雨相一行历尽千辛万苦,一年后终于到达延安。很快其长子汪道涵、次子汪导江又由延安出发,参加新四军,走上抗日前线,打回老家嘉山县。汪雨相则留在陕北做抗日工作,先后任陕甘宁边区医院文化教员、安塞小学教员及陕甘宁边区政府民政厅秘书长等职。民国三十年被选为延安市参议员(驻会议员)、市政府委员。他多次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最终于民国三十七年(1948)六月十五日被批准入党。后汪雨相因年迈退休,一九四九年迁北京居住,一九六二年二月逝世,享年八十五岁。
  汪雨相由清末的一位秀才,到同盟会员,不断追求光明和真理,终于走上民主革命的道路,最终转变为一个共产主义者。他一生面临多次重大人生选择。他抛弃封建孔孟思想后,开始信奉孙中山旧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后来信奉孙中山新三民主义,“联俄、联共、辅助农工”。1927年蒋介石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汪雨相果断退出国民党,坚定地加入了反蒋队伍。这些都是汪雨相人生的重大选择。而最关键最艰难的一次就是选择共产党。
  一开始,汪雨相对共产党知之甚少。他选择共产党经过了一个漫长历程。民国十年(1921)共产党成立时,汪雨相就听说了,但他一直没有主动接触共产党,也并不真正了解共产党和共产主义。对他影响最大的是他的长子汪导淮,民国三十二年(1933)春,在上海交通大学读书的汪导淮,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年十一月初,在上海外滩组织的一次“飞行集会”中被国民党警察逮捕。好在汪道涵的共产党员身份没有暴露,汪雨相得知后,通过亲族合力筹款,利用早年朋友等各种关系,终于将汪道涵营救出来。汪道涵出狱后拒绝在国民党《紧要启示》抄写件上签字,让汪雨相看到在共产党影响下的进步革命青年的凛然正气,儿子有如此骨气,令他非常欣慰,但他并不知道儿子本人就是共产党员。
  汪道涵出狱后回到明光,他牢记父亲的教诲,做个有道德有涵养的人,改名汪道涵,一边教书,一边从事党的活动,与李纯儒等爱国青年组织“二三读书会”,学习社会科学理论,讨论国家大事,传播进步文化,宣传共产主义思想,号召进步青年积极投身抗日活动,并将《马克思传》《共产党宣言》《布尔什维克》《中央政治通讯》等进步书刊送给汪雨相阅读,使得苦苦思索中的汪雨相心中渐渐明朗,开始对中国共产党有了初步完整的认识。
  抗战爆发不久,汪道涵在家中与秦其谷、李纯儒、李星北等明光进步青年筹备组织“明光抗日救亡青年战时服务团”,随后又发动明光进步青年组织“抗日救亡剧团”,同时,汪道涵、秦其谷、李纯儒、李星北等人还创办了《抗日快报》,积极宣传抗日。此时,汪雨相已意识到汪道涵等进步青年可能就是共产党,于是更进一步加深了对共产党的了解,已真正认识到“共产党是抗日最坚决彻底的,非共产党是不能救国的”。离开明光选择去处时,汪雨相征求了长子汪道涵的意见,汪道涵告诉父亲,北边才是民族的希望所在,汪道涵的回答正合汪雨相的心意,于是才有了举家投奔延安的决心和空前壮举。在国家、民族、家庭、人生最关键时刻,他没有选择抗战后方,而是选择边区延安;没有选择故友国民党统帅蒋介石,而是选择素不相识的共产党领袖毛泽东;没有选择当时自称强大的国民党,而是选择艰难发展中的共产党。这些都是长子汪道涵引领的结果。
  
                            古稀入党
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汪雨相在陕甘宁边区民政厅工作学习了一个时期,“益信共产党所倡议新民主主义才能抗日必胜,救国必成功,是真正为人民服务,彻底解放民族的”,于是汪雨相商得共产党员李景林科长介绍,表示“我虽年老极愿加入共产党终身为人民服务”,正式提出入党请求。后得李科长答复:“年老身衰,组织上的严格生活过不来,即不入党也是同样看待。”汪雨相“自愧条件不够,只好做一个忠实的同情共产主义者”。
  次年,经延安民政厅机关推选、刘景范厅长介绍,当选为延安市参议员、政府委员后,汪雨相感到很荣幸,第二次向陕甘宁边区政府秘书长谢觉哉和新当选为延安市市长的李景林口头上提出要求入党的意愿,但“未敢冒昧作坚决之要求 ”。虽没有得到明确答复,但汪雨相一直严格要求自己,不懈努力,坚持自觉为党工作。
  七年后,古稀之年汪雨相再也按耐不住自己对共产党的崇敬心情,于民国三十七年年五月一日,直接向中共中央组织部递交入党申请书,“坚信共产主义必胜,独裁蒋介石集团必然灭亡”之信念,愿意“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共产党一切政策而奋斗”,“再行坚决呈明志愿要求加入共产党做一名共产党员”。同年六月十五日,中共中央组织部批准吸收他入党。中组部在给他的信上说:“汪雨相同志:关于你入党申请,业经中央批准,正式吸收为我党党员。党龄从一九四八年五月廿三日算起,无候补期。中组部六月十五日。”汪雨相古稀之年终于实现了他一生的最大心愿。
汪雨相作为首批同盟会会员,毕生专心致力于地方教育事业。他一生的明智之举就是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关头,在儿子引领下,顺应历史潮流,果断选择了共产党,走上了光明大道。纵观其一生,作为一个封建时代旧知识分子,毕生寻找真理光明,探求救国救民道路,不断否定自己,不断摸索前进,历经数十年艰难追求,最终选择共产党,值得大家永远纪念和敬仰。他的选择历程验证了一条颠簸不破的永恒真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
                                    
2019623日初稿于办公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