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涧论坛

查看: 16312|回复: 3

[其他] 绵延42年的漫漫寻亲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1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生活567 于 2019-10-11 12:23 编辑

历时42年的漫漫寻亲路
故事导读
2019年10月10日上午,一个操山东口音的中年男子回到了阔别42年的衣胞之地——安徽省天长市郑集镇,这个曾是全国乡镇文化中心发源地的皖东小镇,万人空巷,来自周边苏皖乡镇的人们以夹道欢迎的方式迎接这个失踪42年的男子回家!42年来,天长市公安局民警的不懈努力终于有了圆满的结局。
42年的漫漫寻亲路
这是一张42年前安徽省天长县公安局发布的寻人启事,虽历经42载,纸张斑驳残缺,但是,上面打印的铅字依然清晰可见:1977年9月16日,天长县向阳公社街道大队祝庄生产队王玉才家一个5岁的男孩小名“筛林子””随小姨看露天电影时丢失……
今年76岁的王玉才原籍江苏省扬州市的江都县,早年到安徽省天长县向阳公社(现天长市郑集镇)建筑站干瓦工。后来,经人介绍,与当地的姑娘丁方兰结婚成家,1973年生下长子,小名叫“筛林子”。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一晃,“筛林子”5岁了。天有不测风云,1977年9月16日20时许,“筛林子”和15岁的小姨去乡文化站看露天电影时,走散了。当晚,王玉才全家发动所有的亲戚朋友,四处寻找、八方打听,可是,连个“筛林子”的影子都没有找到!
接下来的几年里,王玉才向单位请了假,和家人、亲属沿着天长周边四处寻找,南京、扬州、六合、仪征、来安、盱眙、金湖……到处都留下了他们寻找儿子的足迹。那时候条件差,自行车都没有,都是一步一步的走。王玉才说:我睡过马路、田埂、桥头,甚至是坟地……受过多少白眼,遭过多少次的拒绝实在是记不清了。每当我累的时候,一旦想到我可怜的“筛林子”,哭着喊着要爸爸、要妈妈,我的心都碎了,那种骨肉分离的撕心裂肺的痛、一定要找到儿子的信念支撑我强打精神,一步一步的走下去。这一生,找不到儿子我死不瞑目,只要能见我儿子一面,就是闭上眼睛我也愿意……
幸福来得太突然
在王家人拼命寻找“筛林子”的同时,天长公安人一直没有停止帮助寻找,从当初你的天长县公安局,到了如今的天长市公安局,办案民警、派出所负责人和局领导板子换了一茬又一茬,寻找失踪的“筛林子”一年也没有停止过。1977年9月份以来,天长的公安民警一路辗转,费尽周折,可是,由于没有线索,科技水平的制约,寻找“筛林子”一直是雾里看花,一片迷蒙。
2019年7月1日上午,天长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DNA实验室的民警章冬青、叶娟、贡杨政在对郑集派出所副所长徐尔忠提供的血样检验后,将失踪人员父母的基因分型录入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进行配偶-子女手工比对,结合年龄、性别、相关时间节点等信息,对出现的一组数据开展研判工作,发现一名47岁山东高密男子与失踪人员的情况基本吻合。经与山东警方联系,采集了该男子的血样,进一步复核比对,最终确认该男子就是郑集镇居民王玉才夫妇失散42年的儿子“筛林子”!
经过多次复核确认,10月4日,章冬青、徐尔忠上门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老两口,老王一家人顿时悲喜交加!问询的村民们奔走相告,并登门向王玉才夫妇表示祝贺!
回想这么多年的寻子路,这对命运多舛的老夫妻老泪纵横、泣不成声。自打““筛林子”丢失,夫妻俩经常打骂争吵,因为没有照看好孩子相互抱怨、互相指责,即使随着三个女儿的陆续出生,也没有改善家里的状况。有生之年能见到““筛林子”一面成了老两口打不开的心结。斗转星移,三个女儿相继出嫁后,老王夫妇对三个女儿的唯一的要求就是,她们的孩子起的名字当中必须要有一个“林”字。为了外出找儿子,王玉才无心工作,断了收入来源,家中一贫如洗,最难的时候连粥都喝不上。即便生活如此的艰难,每逢过年过节,都得给“筛林子”留一个碗,拿一双筷子。
得知这个天大的喜讯后,激动不已的老两口在家张罗开了,家里的几间房被粉刷一新,害特意给“筛林子”留了一间“新房”,橱子、床、被子、电视机全是新的,老王由衷地说:今年恰逢新中国70周年大庆,我家““筛林子”也找到了,对于我家来说,是双喜临门啊!现在,捂着心口想一想,没有强大的国家就没有我们幸福、团圆的小家,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人民警察!我家的新生活要开始了!
2019年10月8日,王玉才老人一家起的很早,这一天是天长市公安局民警和老王一家约定去山东认亲的日子,王玉才夫妇带着三个女儿女婿和亲属来到天长市公安局,早已在门口等候的刑事科学技术室女民警章冬青迎了上来,看着眼前这个还有一个月就要临产的女民警,丁大妈心疼地拉着章冬青的手:“闺女,多亏你了!”,“大妈,您别客气,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能让你们和更多失散的家庭成员团圆是我们警察应该做的”。王大伯、丁大妈对眼前的这个姑娘并不陌生,听徐尔忠副所长介绍,就是这个姑娘,通过血样的比对,帮他们找到了“筛林子”,还挺着大肚子自己买了水果专程上门告诉了他们这个喜讯。章冬青却认真地说:“大伯大妈,我不能亲自陪你们去山东了,委托我的同事一起陪你们去认亲,提前祝你们家庭团圆,一路平安!”……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儿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远在山东省高密市的谭乐军接到徐尔忠副所长的电话后,同样是一夜无眠,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这一切都是真的?俺是不是在做梦?前段时间,中央广播电视台《等着我》栏目的记者几次电话沟通,邀请他去央视做节目,他犹豫了很久,拒绝了,他不想伤害他的另外一个“爸爸”、“妈妈”。这个谭乐军不是别人,正是42年前走失的安徽小男孩“筛林子”……
事情还得从42年前说起,那是谭乐军不堪回首的往事,噩梦般的场景一直在纠缠着他。当年5岁的“筛林子”和15岁的小姨一起去看露天电影,小姨不知道什么原因刚离开,突然,一个男子上来抱着他,穿过玉米地,不顾“筛林子”的哭喊,死死的勒住他,“筛林子”怎么也挣脱不开,直到哭闹、挣扎没劲了,昏昏沉沉的睡着了。醒来的““筛林子”发现在一户不认识的人家里,那个把自己从放电影的地方抱走的男人正和另外一对男女在嘀咕着什么。接着,还没反应过来的“筛林子”就被推到这个一男一女的的身边,“你跟他们走吧,他们是你的新爸爸、新妈妈”,“我不要,我要回家……”,“筛林子”恐惧的看着三个陌生人,这个把他抱从电影场抱走的男人的模样和躲闪的眼神让“筛林子”至今难忘。后来,举目无亲的“筛林子”跟着新爸爸,新妈妈坐上了火车,一路颠簸,来到了一个他完全陌生的地方……
日子过得很快,又过了两年,“筛林子”和村里其他小孩一样,到了上学的年龄,也有了一个新的名字“谭乐军”。有人说,人的记忆是从8岁开始的,随着时光的流逝,“筛林子”的记忆也逐渐模糊。这个家虽说是一贫如洗,棒子面、小米粥,甚至家里有时候还断顿,新爸爸妈妈也拼命的呵护着他,家里最好吃的都让给他,“筛林子”也渐渐的融入到这个家庭。小学5年级那年,“筛林子”上学时遇到村里的叔叔婶婶,总有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也有好事多舌的婶婶说:乐军,你是你爸爸妈妈抱来的!天真的“筛林子”放学回家就问爸爸妈妈,而他们总是含含糊糊、闪烁其词地把“筛林子”糊弄过去。到了初中,村里一直有人对他说:“筛林子”,你是你爸妈从江苏六合抱过来的。“筛林子”回家软磨硬泡,缠着养父母问,养父母知道再也糊弄不了这个已经长大懂事的孩子,告诉他是抱养的,是用一块手表换来的。
打小学到初中,这个学习一直优秀的孩子从此心底埋下了一个坚强的信念:我一定要找到我的生身父母。初中眼看就要毕业了,“筛林子”跟父母商量高中不打算上了,要打工挣钱去寻找自己亲生的父母。记得那次养父真的很生气,从来没有动过他一个手指头的养父把他狠狠的揍了一顿。“筛林子”也是个倔脾气,从几个同学那里凑了400块钱,踏上了第一次赴江苏六合的寻亲之旅。坐上火车,谭乐军第一次感觉世界好大,寻亲的路如此的迷茫。他在六合的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努力地搜寻着脑海里那一点点支离破碎的印象,可是,几天下来,一点收获没有。一次次的失望撕碎着谭乐军心底的希望,看着口袋里越来越少的钱,回去的路费必须要有保证,谭乐军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找电视台登寻人启示上。于是,他一路走一路问,找到了六合电视台,一问,要在电视上刊登一则寻人启示要一百多块钱!他几乎绝望地对电视台的一个叔叔哭诉着自己的遭遇,说回家一定把刊登启事费寄给他。这个好心的电视台叔叔看着这个可怜的孩子,答应了他。谭乐军留下了自己的地址,返回了山东高密。养父母看着这个离家几天、疲惫憔悴的孩子,一家人抱头痛哭,“真是作孽啊、作孽啊!”……
冷静下来,谭乐军依然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还要从头打算,要打工挣钱养活养父母,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有钱了,才能完成自己的寻亲梦。他憋了一股劲,拼了命的干活挣钱,及时如约地把欠六合电视台那个好心叔叔的钱寄了过去,手里还攒了一些钱。过了两年,第二次踏上了六合的寻亲路。
谭乐军走遍了六合城的每一个角落,逢人就打听。这一次,他就想找到那个从放电影场带走自己的男人,那个相貌,那个眼神,谭乐军忘不了,谭乐军对他的恨已经淡泊,找到他就能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只要能找到爸爸妈妈,谭乐军可以不恨他,甚至可以感激他。然而,谭乐军又是无功而返。
不是亲爸妈的爸妈
2007年,谭乐军接到镇上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说江苏六合有一家人来找他,他可能就是这家人要找的失散多年的孩子。谭乐军一阵狂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一个奔子跑到了派出所,一对江苏六合的老夫妻不知道从什么渠道打听到谭乐军的信息,他们认定眼前的这个孩子就是当年走失的孩子,特别是来的这个“妈妈”,哭的稀里哗啦,几度昏厥过去,幸福来的如此突然,谭乐军也哭了,谭乐军相信好人有好报……十几年来,谭乐军一直和这家人相互走动,逢年过节有时间的话,谭乐军也带着自己的女儿、儿子去看望他们,彼此的心目中就是一家人。
谭乐军很要强,这么多年来,随着养父的去世,养母的身体状况也越来越不好,妻子患病、女儿上幼师、儿子上小学,家里的重担就落到谭乐军一个人的身上,他撑起一个家,种了30亩地,农闲时货车跑运输,在村里也算是生活的像模像样。2019年的3月份,派出所民警来村里集中采血,谭乐军积极配合,也没当回事就过去了。直到8月份,央视记者和安徽省天长市公安局的民警打来电话,说天长市公安局经过血样比对,找到了他在安徽的亲生父母,邀请他去央视参加《等着我》节目的录制。谭乐军有点懵了,他知道,这个消息肯定是确凿无疑的,但是,他犹豫了,如果去央视参加节目认亲,那么,六合的妈妈身体不好,她肯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承受过骨肉分离伤痛的“母子”心是相通的,他不忍心伤害10多年来待他如亲生孩子的六合的“妈妈”。 谭乐军说:此刻,我最想我六合妈妈的亲生儿子能早日回家,两个家庭才是真正的皆大欢喜。
其实,“筛林子”不知道,他数次踏上寻亲的江苏六合县(现在的南京市六合区),同他出生的郑集镇竟然近在咫尺!他在寻找生父母的时候,王玉才一家也在拼命地寻找失散的儿子。老天无眼,错失机缘,父子无缘相见。王玉才思儿心切,痛到深处,以写日记的方式表达思念之情,王大妈终日以泪洗面,几乎哭瞎了双眼。
亲人相见以泪洗面
这一别,就是42年。山东省高密市大牟家镇谭庄村,亲人相见无不让人为之动容。谭乐军(“筛林子”)这个47岁坚强的男人面对亲生父母和三个胞妹,失声痛哭!42年的思念和委屈如决堤的洪水瞬间爆发,人生的一半时光,走在寻亲的路上,走的如此的艰难!快让我们看看你的脚,三个妹妹手忙脚乱地脱下哥哥的鞋子袜子,几乎是同时尖叫:是的,对的,就是哥哥!你们看,脚背上有热粥烫伤的疤痕!快看快看,鼻子下面的痣,哥哥、哥哥!兄妹四人紧紧相拥在一起,哭的稀里哗啦,久久不愿分开……
2019年10月10日,王玉才一家人特意挑选的日子,十全十美,是“筛林子”回家的日子,郑集街道人山人海,万人空巷,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筛林子”在王玉才一家的簇拥下终于回家了……
2019年10月11日,天长市公安局负责人介绍说,这是天长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DNA实验室帮助第五个失散家庭团圆的案例。该实验室成立于2014年7月,是安徽省第一家县级公安机关DNA实验室。截止2019年5月31日,实验室共受理各类案件1278起,检验生物检材4116份,检验违法犯罪人员血样16220份;通过数据库比中认定本地现发案件321起。2017年以来,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三打击一整治”专项行动DNA破案会战,天长市公安局在滁州市连续排名第一,实验室三名技术人员均受到了公安部刑事侦查局的通报表扬,女民警章冬青被评为“全省杰出人民警察”,被安徽省公安厅记个人二等功……
1、42年前天长县公安局发布的寻人启事.jpg
2、王玉才用每天写日记的方式思念儿子.jpg
3、王玉才的日记.jpg
4、民警章冬青在DNA实验室比对.jpg
5、民警叶娟在比对.jpg
6、高密-天长.jpg
7、老人见到了终于见到了阔别42年的儿子“筛林子”.jpg
8、在儿子“筛林子”的家警民合照.jpg
9、王家向高密警方赠送锦旗.jpg
10、小镇万人空巷,喜迎“筛林子”回家.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3 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科技发达、民警给力,一家人团团圆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4 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我们的好民警点赞!为天长公安局的“不放弃”点赞!为新科技点赞!祝贺老王玉才家骨肉相认、团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7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森林战士 发表于 2019-10-14 16:42
为我们的好民警点赞!为天长公安局的“不放弃”点赞!为新科技点赞!祝贺老王玉才家骨肉相认、团聚!

平安是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