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涧论坛

发表于 2019-11-27 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中国滁州军魂 于 2019-11-27 16:17 编辑

                                                                                                                                                      
    在开展“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参观红色基地 重温红色记忆”革命传统教育主题活动中,我们来到全国十九个抗日根据地、百名红色教育基地之一 定远县藕塘革命纪念馆,缅怀革命先辈。纪念馆里,一张张先烈照片、一件件珍贵文物,把人们带回到当年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的革命战争岁月。在先烈照片前,定远县池河镇大王村党总书记董秀章神情凝重,注视着战斗英雄吴克斌烈士照片久久不肯离去,引起了笔者的注意,通过简单的交流,才得知吴克斌是董秀章的亲二舅。
    为了追寻战斗英雄吴克斌红色足迹,2019年10月12日一大早,笔者与同事直奔住在池河镇岱山街道董秀章家,听说我们的来意后,董书记把自已的老母亲,从卧室请了出来。眼前这位耳聪目明,思维敏捷,身板硬朗,怎么看也不像已是91岁高龄的老人,这就是我们要找的战斗英雄吴克斌唯一健在的亲妹妹吴克兰老人。老人家听说我们是要找她了解吴克斌儿时的记忆时,话匣还没有打开,老人家便哽咽了,泪水在眼睛里不停地打转,沉默了许久,思绪一下子回到80多年前那段尘封往事。
    我们兄妹5人,二哥吴克斌排行老二(男孩排行老二,姊妹排行老三),原先我们家住在拂晓乡庙孙村,后搬到岱山乡大董村河北董生产队的,二哥吴克斌比我大7岁。由于家庭贫寒,二哥吴克斌9岁便到一富农家放牛,父亲在我8岁时就去世,二哥吴克斌18岁便当了长工。二哥小时候就为人忠厚,争强好胜,干什么事都不服输。16、7岁时就长的人高马大,当时在庙孙大队赵府帮工,主要是放牛和干些农活,除了每天两顿饭外,一年也挣不了几个工钱。二哥16岁时第一次当兵没走成,主要是两哥哥极力反对,说外面兵荒马乱的,去了就不一定能活着回来了。
    吴克兰老人喝了口水,接着回忆。其实,我妈是同意我二哥当兵的,说家里太穷了,在家可能也难以活命,不如出去闯一闯,说不定还有一条活路。第二次二哥瞒着家人,从雇主家逃出,说二哥从雇主家逃出,其实是二哥与雇主家说好的,要求雇主不要告诉任何人,自己去当兵了。过了三四个月后,深明大义雇主来到我家,说吴克斌去藕塘参加了新四军。听到此消息后,我妈妈是悲喜交加,既高兴,也担心,跟我大哥吴克银说,有时间去藕塘找找你弟弟克斌。大哥吴克银带着妈妈的嘱托一路询问打听,结果在原仁和乡的大包那里真的找到二哥。那是战斗的间隙,二哥正在与他的战友在折方(注:用石子做棋子下棋),虽然二哥穿着新四军制服,大哥吴克银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拍拍二哥的肩膀,二哥一惊,站起身子说:你怎么来了?大哥说:我大(妈)不放心,让我来看看你。二哥说:你回去告诉我大(妈),我在这里很好,让我大放心。
    吴克斌当时所在部队是原华东野战军第二纵队。第一任司令员韦国清,它的前身有一部分是土地革命时期的中国工农红军第28军,后改编为新四军第四支队,1939年5月,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成立,第4支队归其指挥,同年,6月份,第4支队整编,下辖第7、第9、第14团,后开创以藕塘为中心的津浦路西抗日根据地,吴克斌是1939年冬当兵就在第4支队的第7团。第7团当时就战斗在藕塘,皖南事变后改编为新四军第二师第10团。后来这支部队因在抗日反顽作战中战绩突出,新四军笫二师授予该团“金钢钻团”荣誉称号。1983年7月,胡耀邦总书记视察西北时,专程到该团看望官兵们,并欣然题写了“金钢钻”三个大字。这支有着光荣传统的红军团队,形成了“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的“金钢钻”精神。该连先后涌现出“吴克斌英雄排”、“益林战功班”和华东一级人民英雄刘正昌、魏尚友等英模单位和个人。
    在藕塘那场战斗持续了小半年,我们经常能听到隐约的枪炮声,我妈妈整天牵肠挂肚,让我三哥吴克友再次去藕塘看看二哥吴克斌,找到二哥后,一家人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二哥当了新四军先后回来过两次,第一次是藕塘战斗间隙,部队休整期间,二哥特地回来看看妈妈和兄弟姊妹,在家只待了两三个小时,就匆匆回部队了,当时我记的非常清楚,二哥穿着新四军制服,非常威武。第二次二哥回来时在家住了一夜,与二哥一起来的还他的三个战友。晚上二哥与我妈、大哥、三哥说话到深更半夜,说的都是在藕塘打仗的事,天亮后吃了早饭就回部队了。临走时,我看见二哥拉着大哥、三哥的手,一再叮嘱两个哥哥要照顾好妈妈和我。这是二哥最后一次回来,从那以后家人便与吴克斌失去了联系。说到此处,吴克兰老人已泣不成声,泪流满面。
    吴克兰老人整理整理下情绪接着说,我们家一直在打听二哥吴克斌的下落,从未间断过,一家人始终抱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信念,寻找了几十年,一直杳无音讯。到了1981年一天,家里突然来了两个当兵和两个干部模样的人,来人说明来意后,才知他们是定远县人武部与县民政局同志特地来核实吴克斌家庭情况的,当时全家人悲喜交集,悲的是可能二哥吴克斌已不在人世了,喜的是可能二哥吴克斌已联系上了。当人武部和民政局同志拿出烈士证书时,全家人才知道二哥吴克斌在1946年8月,他所在某红军团九连(后为红三连)参加泗县攻坚战时担任主攻敌小窑据点任务,为了拔掉敌人据点,红九连在指导员刘正昌带领下同敌人展开殊死搏斗。面对疯狂的敌人,红九连两次进攻受挫,人员伤亡很大。第三次发起进攻时,面对敌人强大的火力压制,二排长吴克斌脚骨负伤,在战斗的紧要关头,他忍受着剧痛,高声喊道:“共产党员跟我来!”率领全排向敌发起进攻,勇敢冲在最前面,全连官兵奋勇向前,吴克斌抱起**包,向敌人碉堡冲去,最终全歼守敌,吴克斌也英勇牺牲。
    战斗结束后,经华东野战军第二纵队司令部研究决定:追认吴克斌为华野一-级人民英雄;并命名吴克斌生前所在的二排为“吴克斌英雄排”。
我妈妈听说二哥吴克斌已光荣牺牲,伤心落泪,人武部同志说:大妈,您儿子是英雄呀,在部队入了党,提了干,当了排长,战斗中他骁勇善战,英勇顽强,他是我们全县人民的骄傲,也是你们全家人的光荣。妈妈悲痛欲绝,难以接受失子之痛,经常是彻夜难眠,身体和精神状态每况愈下,便于第二年(1982年)去世。
    我们经过查询吴克斌所在这支红军部队光荣历史,原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后改编成第21集团军某红军团,现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西部战区,在2016年改编成第77军第181旅。当我们告诉吴克兰老人您二哥吴克斌所红三连至今保留着光荣传统,每次晚点名,“吴克斌英雄排”的战士们在排长的带领下,齐声高喊:“吴克斌,到!”这是全排官兵对战斗中英勇牺牲的老排长吴克斌穿越时空的致敬。
   吴克兰老人听后激动不已,说有生之年有三个心愿:一是能重新补办一本烈士证书,获得一个“光荣之家”牌匾;二是能去二哥吴克斌的部队寻一次亲;三是二哥吴克斌,尸骨无从找到,能在他英勇牺牲的泗县抓把泥土带回来,情况允许放到藕塘烈士陵园里,如不能被批准就埋在父母坟墓旁,以告慰九泉之下的父母。
     如今每年的清明,吴家的后代及亲属前去藕塘烈士陵园祭拜这位令全家引以为豪的战斗英雄。(军魂:陈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0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上。最近事务多一些,没有及时欣赏。抱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